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三生缠爱:帝君大人,来种田

更新时间:2019-09-04 14:52:09

三生缠爱:帝君大人,来种田 已完结

三生缠爱:帝君大人,来种田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清酒煮茶 分类:仙侠 主角:天玄红线

主人公叫天玄红线的书名叫《三生缠爱:帝君大人,来种田》,是作者清酒煮茶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至尊无上的战神——天玄帝君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月老给算计了!让他和一个小丫头结良缘也就算了,还要法力尽失,帮她种田经商?天呐,更重要的是这女人还一脸嫌弃,拿他当祸害?喂,女人!给本帝君滚过来!本帝君让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生缠爱:帝君大人,来种田 第七章 雪中送炭 免费试读

吴金花打了个哈欠打开自己房门问:“天玄公子,您这是?”

“半夜睡不着,出去散散步,巧遇了红线,便将她带了回来。”天玄说。

不得不说,生得好穿得好就是好,男神仅凭自己的外在便让吴金花收留了他,并且好言相对。

吴金花睡意立马清醒了很多,只见她脸上堆出一朵笑,眼角的鱼尾纹沟壑更加明显:“红线啊,晚上就该好好睡觉,养足了精神第二天才好上地!”

虚伪!

这吴金花可比徐大力厉害多了,家里都是她说了算。

要动手揍人,只需要吴金花一个眼神,徐大力的拳头便会指哪儿打哪儿。

红线挨过几回打,此时心里难免发憷。

好在吴金花看了天玄一眼,估计掂量了一下红线和他的传闻,最终只高声叫道:“招娣!”

徐招娣迷迷糊糊揉着眼睛走了出来。

“你怎么搞的?是不是占了红线的床铺?逼得她半夜睡不着到处乱跑?”吴金花骂道。

“娘,我没有......”徐招娣打了个哈欠。

吴金花将她扯到一旁,狠狠拧了她的胳膊一把:“该死的丫头!她这是要跑了!你还想嫁人不?陈麻子都说了明天就把聘礼抬过来,咱们在这丫头还没进陈家的门之前得要小心着点儿!从现在开始,你啥事儿都可以不干,就给俺死死盯着她!......”

“知道了,娘。”徐招娣偷偷瞄了一眼天玄,很快低下了头,耳边却开始**辣地灼烧起来。

好在这乌漆漆的暗夜将她的羞赧给遮挡得严严实实。

因为被吴金花这么一顿训斥,徐招娣下半夜都不敢睡熟,就怕一个不小心红线又会溜了。

就连红线翻个身她都要惊醒。

因此第二天一大早那神情实在萎靡得不行!

......

那厢月老的办事效率很快。

第二天一大早,村东头背靠青山面朝清水河的那块极好的地段就已经开始动工了。

与此同时,他已经将徐家上下打点好,让他们接受了他—天玄的小书童也要暂时借住在徐家。

红线无暇顾及这些,昨夜逃跑被天玄抓了回来,吴金花笑眯眯地罚了她今早不许吃早饭,此时的她肚子正饿得咕咕直叫。

“红线。”出门前天玄将她叫到屋后,表情十分复杂地问:“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关你什么事?”昨天白天被他砸晕,晚上想跑又被他抓回来,红线对这个长相过于耀眼的男人一点儿好感也没有。

“本君可以答应你一个愿望。”天玄的脸色看起来很别扭。

他是不会告诉她昨天晚上堂堂天玄帝君竟然被小小的一个月老给威胁了的。

愿望?

红线想起娘亲被姨娘欺辱,病入膏肓连请郎中的银钱都没有。

去世的那一天她好不容易求了郎中上门,却被姨娘找了各种借口将郎中半路劫走,害得娘亲最后痛苦离世。

娘亲走后,姨娘和那所谓的爹就再也容不下自己,将她像是丧家犬一样赶了出来......

红线咬了咬牙,心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砸烂萧家的大门,告诉他们—我,红线,回来了!

我会亲手剥夺你们的一切,把你们曾经加诸在娘亲身上的苦难,加倍还给你们!

但是面对这个男人......

“呵,你以为你是谁。”红线冷笑,“我想要做昭华功夫最强的那个,你能做得到吗?”

说完,她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的笑意,背着背篓往河边而去。

天玄—九天第一战神,别的不会,打架那可是杠杠滴!

虽然现在灵力尽失,但是成仙前的功夫招式和内力还是在的,要让你做人界功夫最强,又有何难?

这丫头真没眼力见儿!

竟然敢瞧不起天玄帝君?

天玄轻咳了一声,见路边一朵粉红小花开得正艳,摘下一片花瓣来,说了声:“看好了!”

只见他手腕轻抖,一缕红芒倏地掠过。

红线还来不及反应,但见百步之外一棵手腕粗的翠竹拦腰而折。

红线惊讶地跑过去,发现翠竹只剩下了最后一丝藕断丝连,断口处那瓣软绵绵的花瓣夹在其中。

草叶为剑,摘花做镖,这得多高的功夫!

关键是他还控制得那么好,让那片花瓣稳稳地停在了竹节中,用以证明这竹子到底是怎么断的。

“现在,你觉得本君做得到吗?”天玄挑眉,懒洋洋道。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红线狐疑看了他一眼,虽然相信了他功夫了得,但是碍于之前两次被他所坑,不敢轻信。

便道:“虑考虑。时辰不早了,我得赶紧去打猪草了。”

天玄愣了。

我×!

万年来别人腆着脸跪求他教功夫,他哪次不是以嫌麻烦给打发了,现在可好,轮流转了?

竟然被区区一根红线给拒绝了?

真是见了鬼了。

太阳已经升得老高了。

吴金花今早交待给红线和徐招娣的任务是每人打两篓猪草回去,可是现下在河边割草的就只剩下了她自己,徐招娣早已经躲到树荫下乐颠颠地和天玄聊天去了。

也不知天玄说了句什么,徐招娣捂着嘴笑得好不“羞涩”

平时的她亮起嗓门来,整个村子都能听到,此时这扭扭捏捏的样子......真是诡异。

让人吃不消啊!

一篓猪草满了,红线瞥了他们一眼,撇了撇嘴背起猪草往回走。

路上肚子发出咕咕咕的叫声。

好饿,她咽了口口水。

红线将猪草倒进了猪槽里,在灶房里翻了个遍也没翻找出能吃的来。

家里的粮食吴金花都是有数的,每次从不多煮。

很多次不够了,都是少她的口粮。

没办法,谁叫她是借住在他们家呢。

红线忍着饿,往外走。

“红线!”隔壁的虎子隔着栅栏叫她,他手里拿着大番薯,朝她挥了挥,“给你好吃的。”虎子压低声音说。

“一上午没吃东西,饿慌了吧?”虎头虎脑的虎子将两个烤红薯隔着栅栏递了过来,他一双眼睛又大又圆,皮肤黝黑,看起来憨憨厚厚的。

红线接过,笑了笑:“谢谢你,虎子哥。你怎么知道我一上午没吃?”

“你婶子早上骂骂咧咧的时候,俺还在屋里,全都听见了。”

虎子看着她将红薯掰开,一大口咬了下去,叹了一口气,迟疑片刻,才问,“你真打算嫁给陈麻子做小妾?俺可听说陈麻子他家的小妾,没有一个能活过三年的!有的抬进去几天就没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