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往生客栈

更新时间:2019-08-09 11:30:48

往生客栈 连载中

往生客栈

来源:新云栖 作者:思长安 分类:灵异 主角:墨白覃袁

主角叫墨白覃袁的小说叫《往生客栈》,是作者思长安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墨白喜欢酿酒,她酿的第一壶酒是为了一个叫覃袁的凡人。很久以后她为那种酒取名叫剜心,听起来并不美好的名字,所以她一生只酿过两次剜心。后来她去了凡间,学会了更多酿酒的方法,也酿过无数的世间美酒,却再没有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往生客栈 百年之约 免费试读

“织叶,最近怎么总喜欢赖着芊柳”墨白似乎并不在意蛇尾的事情,只是招招手把巨树下的小兔子招了过去。木乔知道她说的芊柳就是那颗被雷劈焦的巨树,据说她是这凌云上年岁最久远的妖,本来以她的修为是可以飞升天界的,只是不知为什么后来在凡间犯下杀孽,没能躲过天劫。虽然幸运的保住了原身,但从此以后也只是一棵不能移动的老树罢了。

树下的织叶也没犹豫跑了两步变成四五岁的孩童,走到墨白的身边,脸上带着些勉强的笑意来。木乔看看他家大人,捏紧的拳头已经松开了,只是在掌心里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可以想见他当时捏紧拳头的时候是多用力。

“你不应该去那个地方,你…”覃袁看着墨白,眼眶有些泛红,心里五味杂陈,有什么东西像是要破出他的胸口钻出来,可是他死死的压着,连说话都不敢大声。

“你应该比我清楚,距离上一个一百年已经过去很久了,有了它,也许能一劳永逸也说不一定。那地方你不也去过,放心我和你自是不同的,不过损失些修为罢了。这一次我可能要睡得久一些,等我醒了,你带我去凡间吧!这凌云山四处都是悬崖峭壁,况且这山偏僻,即使不用你日夜守着也不会出事。这一次我有一个条件,我要你在我初去凡间的百年陪在我的身边,于你这即将有千万年生命的神灵来说,不过是一个微小的要求,我想是很容易办到的。”墨白低头看着织叶,下意识的想起她这一次去那个地方听说的事情,只希望她这样做能为他避过一场劫难。墨白不经意地敛去眼里的担忧,抬头看着覃袁。这个从她出陵墓开始见到的第一个凡人,哦不,他现在已经是神灵了。她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再多的她即使愿意给,他也未必承受得起。

“好,等你醒来我就陪你去凡间,百年之内不必定不离你左右护你周全。”覃袁点点头承诺道,心里的愧疚不安似乎因着这个说出口的承诺消散了些。

“只希望你记住今日所说的话才好,那儿我先去忙了。”墨白笑笑似乎并不太相信覃袁的话,她还记得这世间还有一个会让他连命都会不顾的人,若是一旦和那人牵扯上半分关系,彼时覃袁怎么还会在意这样一个小小的承诺。墨白不相信覃袁此刻的信誓旦旦,并不是没有缘由的。

木乔有些生气,墨白的眼里的怀疑实在太过明显,好像根本不相信他家大人的话。可他清楚,他家大人向来是言出必行的人,但是也不知道如何辩解,只能气红了一张脸,瞪着眼睛看着墨白。

“我自然会记得,若是墨白不信,我可立据于谶花之上,若他日不能信守诺言必受…”覃袁目光灼灼的看着墨白,他不是贪生怕死,只是心中执念太深心愿未了,他必须活着。即使这份代价太大,他也不想拒绝,也不能拒绝,或者一开始他去女娲陵墓找墨白,就抱着不单纯的目的。

“覃袁上仙,你与别的神灵不同,这就是代价。”墨白从来没有这样客气的叫过他,覃袁的承诺只说了一半,就被墨白的话截住。他张了张嘴再想说什么,却发现不管喉咙如何的翻滚,都发不出任何的音节来。

“墨白姑娘,你怎么能这样与我家大人说话,你知不知道这些年大人为了你…”木乔气得整张脸通红,今天这墨白实在过分,他家大是,怎么能任由这螣蛇胡说也不反驳。此时的木乔还不明白此刻他们之间可以称得上是交易的对话,当他误打误撞的看见墨白剜下心上的血肉时,心里的震撼几乎将他吓得痴傻。那时候他才明白,那百年的守候实在算不上什么。

“木乔,你闭嘴。”覃袁看着墨白,唇角拉出苦涩的弧度来,不再看墨白,只是低声的呵斥木乔。

自从那天以后,墨白就在没有出过房间,覃袁也不在守着院子的大门,而是一个人闷在书房里一遍一遍的练字。写好了却又撕掉,又写新的,这样反反复复的折腾显得十分的焦躁,但是却没有人去阻止他。

宅院里一下子安静得可怕,木乔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时间越久这种不安累计得越多,像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夜,安静得诡异。木乔终于快要憋不住去了后院,那里在很早之前就改成了一个作坊模样的地方,据他所知那就是墨白酿酒的地方。

木乔若是知道他此刻的好奇会让他看见那样触目惊心的一幕,宁愿学他家大人逃避的躲在自己的屋子里哪里也不去。

木乔是魂魄,又是仙童,想要掩饰行迹本就容易,况且墨白因为酿酒早就耗费了太多的修为,她身边的织叶修为本来就浅淡,所以要瞒过两个人悄悄的靠近十分的容易。木乔不敢进屋,只是透过窗子上的缝隙,偷偷的往里面看。那些被收集起来的晨露花蜜,还有一种他不知道的透明花朵,在墨白的手指上跳跃,渐渐的变为流动的液体,卷裹着丰沛的灵力香气四溢,看得木乔直咽口水。

就在那些液体被装进细长的玉瓶里,木乔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见小兔精从一边的桌面上拿了一把匕首慢吞吞的走到墨白的身边。他的眼睛带着一种怨毒的血红,木乔从来没见过小家伙这样的神情,一时间有些吃惊。

但是这样的神情在他面对看起来很是虚弱的墨白的时候消失不见了,若不是木乔躲在暗处,也不会看见他这样可怕的神情,木乔忍不住想妖果然还是妖,血液里始终带着一份怎么也改变不了的毒辣。

木乔看着他手里的匕首,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要做什么,那把匕首并不普通。木乔看见墨白接过匕首,摸了摸织叶的头,像是在安慰他一般。木乔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溅了一脸温热的血,木乔怔愣的看着墨白胸膛上那个巨大的血窟窿,连织叶愈发狰狞怨毒的神情都不能让他移开半分视线。木乔死死的盯着墨白苍白得几乎透明的手握着匕首,在那个从血窟窿里掏出来的心上狠狠的剜下一大片的血肉,快速的把失去了大片血肉的心脏放回胸膛里。扔了匕首,将剜下的血肉融合了灵力,变成细细的血线融进那只细长的与瓶子里。

木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记得鼻翼间都是熏人欲醉的酒香,他忽忽的在从后院穿墙到了前院,窝着身体在那棵叫芊柳的巨树下慢慢的缩成一团。木乔只觉得被溅了血的脸颊,火辣辣的刺痛,木乔想起一个传说,一个关于螣蛇的传说。传说螣蛇的血肉能让凡人得到永生,甚至对于很多修道的凡人甚至是神灵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因为螣蛇的血肉不仅能让修道的凡人修为瞬间提升,一夜之间成为飞升天界成为神灵。而且螣蛇的血肉也能让本就是天界神灵的众神获得千万年的修为,只是这螣蛇的血肉实在难求,并且必须是要那螣蛇心甘情愿的献出心上血肉,才能有效。所以这一直就仅仅是一个传说而已,木乔还想起很久以前在天界听墙角时听到的一件事情,覃袁本不在天界的长生册上,可是忽然有一天他飞升成了天界的神灵,一时间让天界的礼官措手不及。

木乔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的混乱,螣蛇的传说,墨白就是螣蛇的事实,她剜下心上血肉的场景,覃袁像是逃避一样的奇怪的举动,所有的所有像是一团搅乱的线团,在他的脑海里炸开了锅。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