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9-08-07 21:44:06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连载中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来源:黑岩 作者:小白兔奶糖 分类:灵异 主角:顾曼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小说的主角是张垚顾曼,我在灵案组那些年是由作者小白兔奶糖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我在灵案组那些年小说讲述了:爷爷说我命带正官,决不能步入仕途,但我不信,还以优异的成绩从警校毕业,有一天警花小姐姐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我不得不捡起老本行。展开

本书标签: 都市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我在灵案组那些年 第十二章 问你话呐 免费试读

“我们组长问你话呢。”

旁边青年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我不由看向他。

他的面相就顺畅多了,额正中有横纹截过,是典型的官禄宫。

官禄宫位于额之正中,由天中至印堂位,又名事业宫,听名字就知道是主职业、地位以及功名的。

但他生了一副目字脸,川字眉,印堂又有横纹截过,从面相上看命运显得挫折与坎坷,相当劳苦,喜打抱不平,但也因此容易碰到意外灾难,不过只要踏踏实实,一心向善,事业上还是能够回旋一二,如果他的官禄宫能够再饱满一些,那运势就会势如破竹了,有点可惜。

“是,我是张垚。”

为了不让他俩再看我不顺眼,我赶紧接上了话。

“我们是巡视组的,相信你局长也跟你讲过了。”

说完,他拿出证件在我面前晃了一眼,青年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虽然只在我面前停顿了一两秒,但我还是看清楚了他们的名字。

中年人叫秦沛,青年姓王,叫王正卿。

秦沛暂且不说,这王正卿的名字取得那叫一个好。

他得官禄宫并不饱满,所以事业上肯定会遇上坎坷甚至挫折,相当劳苦,但正卿二字,却完美的解开了他面相上的缺陷,算是阴阳相冲,互相抵消了。

千万别小瞧了这姓名,老在这方面可是很讲究的,人如其名人如其名,一个好的名字,往往能够和命格相补,爷爷当时给我取名字时候也是因为我跟金水相契合,遇木火则生克,才用‘垚’做了我的名,他希望这个名字可以主我命格,希望我去经商,但这个愿望终究没能实现。

说正事,秦沛和王正卿自报家门过后便直奔主题。

“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希望你能谈一谈在水库那晚,你都经历了什么。”

这话说王正卿说的,他说完之后,秦沛似乎不放心一样,又叮嘱我:“仔细的说,一个字也别落下。”

说完,他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直勾勾的注视着我,仿佛在跟我说,老实点,我盯着你呢。

我忘了说这秦沛的眼睛,他的眼睛是典型的孔雀眼,孔雀眼,眼神明亮,黑眼珠多,白眼珠少,眼神鄙人,这样的人性格强悍,行事强横,但是为官清正廉明而且隐忍,且一生兴旺,甚至能闻名在外,曾有诗云:眼有波明暗黑光,青多白少恶凶强,素廉清洁兼和缓,始末兴隆姓字扬。

这也是让我忍不住吐槽的一点,他的面相里充满了相斥,譬如印堂跟眼睛就很不搭,相面相出来的结果都对不上。

可能有人会说,这面相之术不管用了,实则不然。

这些老留下来的东西不会不管用,大多数人的面相都是统一的,秦沛面相生斥,那这生斥的劫最终会应验在他身上。

至于他们的问题,我还是将那天我和顾曼在水库所见所闻全部都复述了一遍,包括最后我在水下跟那人缠斗不休,甚至他还被射伤,以及最后老丁来做的善后工作都一一交代。

“你确定就这些?”

听完之后,秦沛面色沉重,他那邋遢的头发跟胡子不知道有多少天没洗了,但此时,他认真起来的样子,却像是换了个人,他身上那股气势,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忽略他脏乱邋遢的表象。

没等我回答,他又强调:“一点细节都没落下?”

我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这才过去多久的事,我不会记错。

“你确定他中枪流血了,你看到血迹了?”秦沛复又:“人在肺活量快达到上限,呼吸被压榨的情况下,可能会出现幻觉,你确定你看到了?”

他说的是事实,人在快要窒息的时候,的确可能会出现幻觉,但只是可能,因为那会功夫你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眼前只会越来越黑。

而那人被击中流血这一段回忆我也是事后才回想起来的,这样一来就有很大几率是我脑补出来的,他的推测很有道理,但我还是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确定我看到了,这一点专业素质我还是有的,另外当时虽在水底,跟他接触的时候,我还是能感到他手和胳膊有体温。”

秦沛没再说话,而王正卿端坐一旁,手里拿着一个本子,正在做记录。

过了一会,沉思过的秦沛突然抬头问我那些招魂幡和菩萨像之类的还在吗?

我点点头:“都在物证科,你们要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拿。”

我不能做主,但他们级别比老丁还高,所以他们开口,就算是老丁在这也得先答应。

“带路吧。”他没有任何由于,直接站起身。

王正卿紧随其后,我赶紧去开门,老丁就守在门外。

看来我们刚刚谈话的时候,他应该正在偷看,不过外面就是我们的办公大厅,他这样附耳在自己办公室门口偷听,局里的同志都怪异的看着他,他眼神也颇为滑稽。

“秦组长,结束了?”

“秦组长他们需要那天从水库带来的物证,我带他们去取。”

“好,好,我带你们取。”

老丁站在这实在太尴尬了,所以赶紧前头开路,他一个正局,这样做确实委屈他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秦沛,他倒是无所谓的样子,目光涣散,早就没了刚刚那股子精气。

但王正卿则不然,他无论什么时候,看任何事,看任何人,总有猜疑和不屑这两种复杂的表情在外。

猜疑是我们办案人员必备的专业素质之一,是好的,但他脸上的不屑却让人十分不爽。

不过这种不爽只能压在心里,体制内等级制度森严,搞不好就是要吃处分的。

到了物证科之后,老丁亲自把那些从水库收集来的物证找了出来,我就站在旁边,搭把手也不是,不搭手也不是,左右为难,毕竟谁都看得出来老丁想‘好好表现’一下。

“秦组长,东西全在这了,你们聊,我不懂这些。”

说完,他就站到了一边,也不多说。

他这一套在官场中相当吃香,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个字也不多说,秦沛属于他上级,他即好好表现,把工作做到位,又不多说一个字,显的自己殷勤。

多年来,他这一套‘功夫’练的那叫一个炉火纯青,即使秦沛不属于他直属上级,他也相当到位。

秦沛没说话,只是使了个眼神,王正卿便上去打开了密封袋,一件一件检查着我们带回来的那些物证。

最后他将招魂幡拿到了秦沛面前。

在看到招魂幡的时候,秦沛脸上终于有所动容。

这招魂幡我之前就打量过,旗杆是桃木所制,像是开过光,质地很好,旗面是织锦缎裁剪而成,通体暗红,相当讲究;细看之下就会发现,那些符文全都是采用刺绣的法子一针一线刺上去的,再描以某种黑色的涂料,甚至还有些血腥味。

而顶上是大小相近的十二块血玉,每颗血玉下面都对应着不同的符文,凑近看甚至能见到玉中血丝流动,异常瘆人。

秦沛看了一会,又伸手去接住,甚至还抚摸着旗杆上的纹理,眼神里诧异的神色渐渐流了出来。

他应该也是个行家,认得这招魂幡的‘精致’

我本以为他会在这招魂幡上找到什么线索,但下一秒他就随后将其往桌子上一丢,一旁站的老丁和我都心疼了一下,生怕那上面的玉石被打碎了,这可都是物证呢。

但秦沛却像是对它失去了兴趣一样又来到了菩萨像旁边。

菩萨像也被保护了起来,但秦沛上去就拆开了石像的保护膜,甚至直接用手去触摸,更让人不能忍的是他还用指甲扣掉了石像上一些喷涂的染料放到鼻子上闻了闻。

老丁和我在旁边看的那叫一个揪心,这些物证我们搜集回来之后都是该密封的密封,该保护的保护,查验的时候都要戴上口罩和橡胶手套,到了秦沛这......一言难尽啊。

甚至都要怀疑他的专业性了,等他检查完,复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招魂幡。

“你把这玩意看好,石像我就先带走了。”

“我?”

我愣了一下,用手指了指自己。

他点点头:“就是你,保护好了,这玩意很重要。”

很重要你不带走?带那个石像干啥?

我真的很想这么问,他太怪了,怪到我真怀疑他是不是体制内的。

接着,秦沛给王正卿使了个眼神,王正卿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他要去搬石像了。

这石像半人高,我们两个同志抬着都费劲,他去试了一下力,果然有些吃力。

我上去给他搭了把手,但他好像很不领情的样子。

“我们这楼梯有点窄,要是摔了不就没法查了吗?”

我这样说,他才准备让我帮他一起搬,最后我和他把石像搬到了楼下。

在往他们车里搬得时候,我不小心看见了他们车里放的一些东西,有些晃神,险些就摔了。

王正卿似乎不是很想让我看见,放进去之后就赶紧关上了后备箱的门。

“你们还有个警官参与了这个案子,叫顾…什么来着?”

“顾曼,一个挺机灵的小丫头。”老丁在旁边赶紧插了一句。

“啊对,顾曼,她人现在好点了吗?”

我不知道他这么问的意思,便点点头说好多了,已经出院但是在休假。

“注意着点这个顾曼,其他的等我吧。”

说完,秦沛和王正卿便坐上车,扬长而去,留我和老丁愣在当场。

注意点这个顾曼?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