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恐怖 > 阎王的作死小娇妻

更新时间:2019-07-03 21:44:20

阎王的作死小娇妻 连载中

阎王的作死小娇妻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朱色绯夏 分类:恐怖 主角:秦晟逸吴德楠

小说主人公是秦晟逸吴德楠的小说是《阎王的作死小娇妻》,它的作者是朱色绯夏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生下来她就背上克死亲妈和爷爷,气走亲爹的凶煞恶名。奶奶为了改变吴家风水,把她送给阎王结了冥婚。为了摆脱不能自主的命运,她选择不断作死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一年后,整个北城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的作死小娇妻 的作死小娇妻第四章 免费试读

我揉揉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朝我们跑过来的我自己。

我明明就在这里,她是我,我是谁?

我刚想问,就眼睁睁看着张盈盈她们三个,像没有看到一样,直接跑过去了。

擦肩而过的时候,张盈盈头都没回,反而师苑芳和“我”回头看了我们一眼。

直接打消了我想叫住张盈盈的念头。

原地顿了一秒之后,我想追上去看看,秦晟逸直接拽住了我,把我拉到一边。

“有结界。”

结界?他一提醒我才发现,在张盈盈她们三个和我们错开的地方,有一层血红色屏障。

这屏障有点眼熟啊,不就是刚才差点崩掉秦迪牙的那个?我瞅了瞅秦晟逸的影子,盼望着秦迪跳出来说几句。

“怎么回事?”

等了会儿,秦迪不出来,我只能问他主子。

秦晟逸眉头微皱,表情严肃。

“这种屏障是不是让你很不舒服?”

我猜不到他想什么,既不敢说太重,也不敢说太轻。

“有点吧。”

他叹了口气。

“这种结界,又称鬼胞衣。只有未出生就夭折在母胎中的鬼婴才会有。”

什么意思?难道借脸女鬼李月琴临死之前怀孕了?

我把我的猜测告诉秦晟逸,却换来他的摇头。

“不。她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

没有血缘关系?还有别的鬼?

我脑中有一个念头一闪而过,速度太快,我都没抓住。

大概是我冥思苦想的样子看起来挺苦逼,秦晟逸把我搂在怀里,揉了揉我的头发。

“放心吧,有我在,没有鬼可以动得了你。”

虽然对秦晟逸这么自信有些怀疑,我也知道这时候不能说出来打击他的士气,毕竟抓女鬼还得全靠他呢。

秦晟逸抱着我,轻轻一跃,就飞在了屏障上空,跟在了张盈盈她们三个身后。

先看看女鬼和她的帮手到底想做什么。

“我”和张盈盈,师苑芳三个人在走廊里走了一会儿,又走到楼梯处。

我和鬼男人亲眼看着她们三个在楼梯里走了一节,又转回去,重新回到了我们住的404门前。

注意到了门牌号之后,三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师苑芳紧张的说道:“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

“我”安抚地拍拍她。

“放心吧,会有办法的。”

这时候,张盈盈忽然喊了一声。

“有办法了。”

说着,她拿着手机鼓捣了几下,拿给它们两个看。

手机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三张被手机灯光照得白惨惨的脸。

“不是吧?张盈盈你这会儿还玩**?”

师苑芳不敢相信的叫了出来。

她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它们三个看着的手机里,被打开了一个直播间。

“这才不是普通的直播间。我跟你们说,这是我放假时找了个高人开过光的,可以直接拍到鬼。”

找高人开光这件事,刚回到学校张盈盈就偷偷摸摸跟我炫耀过,引得我很好奇。

秦晟逸大约是看出来我感兴趣,就说:“不过是在手机软件上加点法力罢了,你想要,等事情解决了我也给你再手机上弄一个。”

我没理他,注意力已经再次被下面的三个人吸引住。

这时候,“我”已经忍不住打击张盈盈。

“能看到鬼又怎么样?还不是阻止不了那个女鬼。”

“咦?”张盈盈却顾不上反驳,把手机抢过来仔细看了一会儿。“奇怪呀,我们的直播间什么时候停了?这个新直播只能做附件啊。”

张盈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师苑芳的惨叫声打断了。

“啊!”

我在上面看着都被师苑芳这一叫吓得不清。

发出了吓死人叫声的师苑芳,手指着“404”的门牌号,身子抖得像寒风中的柳叶儿,似乎差一点就要被从枝头吹落了。

不过随着她的手看过去,我也觉得眼皮子跳的我撑不住。

只见,那三个红字泛着血的光泽,像活得蚯蚓一样扭动着,忽然就从原先的位置跳下来,飞射像它们三人。

“我”急忙推开离那怪蚯蚓最近的师苑芳,自己也往后一躲。

张盈盈敏捷的上去就踩了两脚。

血蚯蚓居然被踩成了几截。

三人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张盈盈拉着师苑芳让她以身相许报恩的时候,拿在她手里的手机忽然颤动起来。

张盈盈看了一眼,就吓得把手机丢了。

我在高处,看到手机屏幕上晃动着一个打进来的电话。

上面,是一个我们都很熟悉的名字。

“师苑芳。”

我忽然觉得心头一紧,恍惚明白了一些什么。

张盈盈也太可怜了。我还以为下面那三个人,有一个我是假的,就够张盈盈受了,没想到,就连师苑芳都是假的。

这样的话,房娟又去哪了?

我用眼神问鬼男人。他却慎重的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我。

我不满的把手伸后面,在他腰上拧了一把。

鬼男人抖了一下,倒是没敢拧回来。

说起来,这也是他的优点之一。自从跟他结冥魂以来,每次他把我气着了我对他动手,他没一次还回来的。我的气也就容易消了。

我光顾着跟鬼男人生气,没顾上看下面,等鬼男人提醒我时,我一低头,就看到下面已经全是血海了。

“我”和师苑芳都不见了,就剩张盈盈一个人在血海里飘着,一边往上扑腾一边还使劲儿挣扎,像跟什么东西打架一样。

“怎么回事?”我着急的问鬼男人,鬼男人把我头掰回去。

气息又扑上我的耳朵。

“仔细看。”

说话就说话,非要把气吹我耳朵里干嘛?

一顾说不清的痒劲从耳朵往下窜,整得我整个人都不对劲了。胳膊肘不受控制地撞过去。

鬼男人果然乖乖后退,就连抱着我的腰的手,也松了。

我就发现自己自食恶果,噗通一下掉进了血海里。

刚发现张盈盈她们三个时,明明还有一个血胞衣屏障挡着我们,这会儿我这一掉,什么阻碍都没碰到。

一落下来我才发现,这哪是什么血海啊。分明是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的血蚯蚓!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已经有无数的血蚯蚓张开尖利的牙齿朝我咬过来。

我惊得头皮都麻了,怪不得张盈盈要边游边决斗,搁谁也不想被咬成筛子啊。

还有我自己,真是作死没够。好好的干嘛撞鬼男人那一肘子。

如果这次不死,我买一百个猪肘子给鬼男人上供!

我眼睛都闭上了,但是,预料中的疼痛却根本没出现。

等我睁开眼睛时,就看到那些血蚯蚓,被一层熟悉的血红色屏障挡在外面。一个个裂开了数不清的细齿的嘴,把我包的结结实实的。冷眼一瞧,到处都是寒光。

那古怪的血胞衣这时候竟然又出现了。

“滚!离我的女人远点。”

这时,头上忽然一声厉喝。

我就看到那些血蚯蚓在我眼前被黑焰包裹,烧成了粉末。

紧接着,我就被鬼男人抱在了怀里。

“没事吧?”

他紧张地看着我。

“刚才我没抱住,都是我的错。”

这会儿道歉有用?也不知道是谁非要对着我耳朵眼儿吹气。

推开鬼男人,对准他的膝盖就是一脚。

秦晟逸晃了晃,居然还站得稳稳的。

那张帅脸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上去扯着他的右脸就拧了起来。

把他的脸拧红了,我手也酸了,才松开。

鬼男人识趣,乖巧的任我施暴,还狗腿地弯了弯腰,一副怕我垫着脚会脚酸一样。

行吧。这认错态度,勉强及格。

不等我深究,不远处就传来一阵震动声。

鬼男人已经把张盈盈的手机拾起来递给我,上面还是晃动着“师苑芳”的电话。

“接。”

就信他一回。我接了电话。

对面居然是急的话都说快了三倍的师苑芳。

她叽里呱啦好一顿说,我才听明白。

原来,她今天根本没来得及赶回学校,她和爸妈去国外旅行,正要上返程的飞机,明天才会回学校。

“你们直播里的那个我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恶作剧吗?你们怎么才接电话?吓死我啦!!”

我拿着手机,视线转了一圈。看到张盈盈躺在不远处的地上,身上有很多细密的小伤口。而走廊里的灯光和月光,也都恢复了原样。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我想了想,没有瞒着师苑芳,把一切都告诉了她。反正她一回来就会发现不对劲,还有直播里的影像已经在网络上发布了也不可能撤回。

师苑芳急得不行,我劝住了她,告诉她我会保护好张盈盈,让她不要急,好好的坐飞机回来,明天一定会看到完好无损的我们。

哄好了师苑芳,刚把电话挂断,等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秦晟逸就贴了过来,他从背后抱住我,双手放在我的腹部,轻轻的揉了几下。

“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刚才擦破的那点皮,他现在还放不下呢?

“够了,别太夸张。”

我推开他。

“说正事,你有没有办法把张盈盈的伤治好?”

鬼男人被我推开,也不敢嚣张,听到我有新的要求,脸色正了正。

“可以。拿你这次的佣金来抵。”

“这可是我三年来第一笔佣金!”

不是我爱钱,实在是这笔买卖有点亏。

我想了一下,决定加个。

“那顺便,你把房娟也给救了呗?”

这一下,鬼男人忽然沉默了。

不过接下来,他一句解释让我当场愣住了。

“她已经死了,我救不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