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 > 守阴人

更新时间:2019-12-15 09:49:15

守阴人 已完结

守阴人

来源:七悦文学 作者:铆钉 分类:悬疑 主角:丁宁陈雪

甜宠新书《守阴人》由铆钉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推理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丁宁陈雪,书中主要讲述了:爷爷去世的时候,我房间里挖出一口红棺,二叔说,里面装着我媳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守阴人 第十三章 点灯 免费试读

第十三章点灯

二叔一直跟我说,她就是我老婆,对于亲人,在凶我也不会觉得怕。

但现在她冷冰冰的一问,眼神还说不出的吓人,我悄悄往后退了两步,唯唯诺诺的说:“是我二叔跟我说,他说你就是我老婆!”

她冷着脸说道:“那你二叔就是在胡说!”

我一听,心里莫名的有些难过,双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摆弄着衣角。我胆怯的样子惹得她突然咯咯一笑,伸手抬着我的下巴,左右瞧了瞧,笑着说:“长得还蛮俊俏的。就是小了点,等你长大了,姐姐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娶了你!”

她这样一说,我脸上**辣的,也不敢抬头直视她,低着头问她说:“你不是我老婆,那为什么要亲我?”

农村里,亲嘴啊什么的,那是只有夫妻才能做的。我的话又把她逗乐了,问我道:“谁跟你说的?”

我扯着衣角,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但她误会了,以为是我不说,凶了我一眼。

这时我发现她的身影又开始模糊,顿时有些着急了。问她说:“是不是刘老太爷镇了你的红棺,你出来就会飞散?”

媳妇儿也有些发愁,稍微楞了一下说:“我感觉不到红棺的位置了。姐姐请你帮个忙,天亮后你赶紧回牛心村,去刘家看看。记住,一定要天亮了才回去,我怕他们还躲在半路害你。”

她虽然不承认是我老婆,但我心里还是认为她就是我媳妇,现在听她自称姐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但转念一想,觉得她可能是嫌弃我没本事,毕竟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要嫁的人肯定是那种大英雄。我要是帮她把红棺找回来,她念我的好,也许会做我媳妇。

想着,我又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赶紧点头嗯了一声。不过还是好奇的问:“老婆,棺材里是你的尸骨吗?”

二叔给我洗了几个月的脑,即便怕她,可潜意识一直认定她是我老婆,一时间改不过来称呼。

还好,她身体正在淡化,没在意我对她的称呼,说道:“不是,但里面的东西对我很重要,不能丢失。”

见她没怪我喊她老婆,轻轻吐了口气。

短暂的两分钟交流,她的脸就已经开始模糊了。

我又问:“刚才出现的村子,里面有什么吗?为什么刘国柱会一直惦记!”

媳妇儿说:“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你没有能力,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等你长大了,自然就会知道。”

二叔也跟我说过这样的话,但我觉得二叔就是在找借口。现在媳妇儿说出来,我突然觉得很有道理。

见她不断的变淡,我急忙把银项链拉出来说:“要不你先躲到里面来,这样就不会消失了!”

我很怕她消失,张爽也说她是强行出来的,会飞散。

媳妇儿瞧见我样子,忍不住伸出双手,捏着我的嘴巴揉了揉,脸色也没那么冷了,略带调皮的说:“瞧你长得这么好看,姐姐就给你一个机会,将来我回来娶你。现在先给你打个记号!”

话音落,她俯下身,又亲上我的嘴。

上次有些突然,我都没反应过来,她就把我推开了,但这次不是那么遂不及防,而且触碰下她的嘴巴也不是那么冰了,温温的,还有点甜。

媳妇儿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脸有些绯红,但没有立刻推开我。以此同时,我能感觉到她又在吸我体内的气,足足吸了三四秒,她才轻轻推开我,有些生气的质:“这么不老实,谁教你的?”

“吃糖学的”我气息有些急促,感觉小腹里有一团火在烧,我以为是那玉灯又要点燃,但感觉又没有那时强烈。

媳妇儿吸了我体内的气,身形又稳定下来,还是那样的漂亮。

她这次没擦嘴,轻轻抿了抿,在我脑门上弹了下说:“赶紧下山,记住,你不能靠近清水村的阴井。”

我有些狐疑,张四也是防贼一样不让近古井,里面到底有什么?

见我愣着不走,她催促我说:“别耽搁了,赶紧回去,山里不安全!”

我这才回过神,拉着项链问她说:“你不跟我回去吗?”

“你自己回去,我也要回自己的家了!”

我以为她是要回去红棺里,可是红棺都不见了。我正要问的时候,她突然转身朝着前面的荒草走去,她一靠近,那消失的牌坊就又出现了,荒村也慢慢浮现。

见她是要进阴村,我想起那骇人的叫声,急忙跑过去拉着她说:“里面的东西会伤害你的,你就躲到项链里,跟我回去就好了!”

她有些着急的想进阴村,但被我拉住后还是停了下来,有些落寂的说:“我现在还不能跟你回去,等你找到红棺,我就会来找你!”

我能看出来,她很不想回阴村,眼里尽是无奈,让人心疼。

我眼圈一下就红了,抹了下眼泪说:“你进去它们会吓你的。”刘阿婆脸上的东西被灭魂灯一照,就是跑里面去了,我很担心她。

见我眼泪汪汪,媳妇儿蹲下来捏了下我的嘴巴说:“我在里面是最大的一个,它们都要听我的。”

我有些不相信,问:“你是村长吗?”我的认知里,一个村,最大的官就是村长。

当然,我们村的谢广才不算,他顶多就是刘家的一条狗,刘国柱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媳妇儿愣了一下,大眼睛圆圆的看着我,想笑又没笑的点点头说:“对!我是村长。”

我这才松了口气,她是村长的话,那肯定没事。只是那村子死寂沉沉,待在里面肯定不舒服。

想到这些,我暗自下定决心,明天天一亮就回牛心村,一定要把红棺从刘家要回来。

媳妇儿见我没在缠着她,笑了笑,在我脑门上亲了下,拍了拍我的脸说:“回去吧!”说着她站起来,转身进了牌坊。

这时树林里也唰唰的响,那十几具不知道从那里来的死尸又立了起来,不过这次不是头上脚下,而是踮着脚尖,悄无声息的跟着她进了阴村。

我用手电一直照着她走,见我还在,她站在牌坊下回头看着我,轻笑着,随着阴村一起慢慢的消失。

直到消失,她的身影都浮现在我脑海里。

我感觉怕和喜欢的转换很莫名其妙,当然,上次我哭的时候她出来陪我,也让我对她的认知有了很大的改观,但最重要的,还是她长得好看!

尸体没了,刘国柱和张爽他们也逃了,不过刘国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的欲望,已经很难被消除了。

只是刘国柱说牛心村的气运都在我身上,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那东西,好像是进阴村的关键。

回去后,我要细细问问二叔才行。

只剩下我一人后,看着四周黑漆漆的,老树影子张牙舞爪,远处的山像是俯卧的巨兽,要吃人一样,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裹紧衣服,捡了地上的玉灯。

我用电筒照着看了下,发现我吐在上面的血水已经没有了。

难道说它燃的不是灯油,而是血液?

玉灯对邪祟的威力我刚见识过,即便是刘国柱和张爽他们都很忌惮,要是灯焰在大一点,威力可能更强。

手电光不经意的扫到地上,草里有个反光闪了一下,我轻轻扒开草丛,看见反光的是刘国柱用来扎我的钢针,可能是被媳妇儿吓掉了,没带走。

破魂用的针跟胖子用来画符的血一样,不是什么样的都行。我小心的捡起来,钢针不粗,三寸左右长,但拿在手里却非常的有分量。

掂了下,我心里暗喜,这东西可以破灵,我不会用它去害人,但用来对付坏人,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欣喜的把钢针匕在衣服上,我也不敢耽搁了,毕竟媳妇儿说了,刘国柱他们可能还没走远。

我一个人走夜路,加上现在知道媳妇儿不在身边,感觉疑神疑鬼,脚下绊倒草木发出声音,心里都是一惊一乍。心想要是点着灯,可能会稍微好一些。

而且我也得弄清楚它到底是不是燃烧血液,但我嘴巴里的伤现在都不流血了,要找血液,还得在自己手上开个口子。

我可没有胖子那么勇敢,直接在中指上切个口子,用嘴咬手指,那更是想着都疼。最后还是用钢了一下中指。

结果针眼小,废了老大的劲才挤出两滴血。

血一滴在玉灯上,我小腹就开始燥热,随着噗的一声轻响,灯焰呼的就冒了出来。我急忙加了两滴血进去,灯火果然是一点点变大。

玉灯的光芒散开,周围萦绕的雾气一下就散开了。

我见自己能把灯点亮,总算是松了口气。我要去找媳妇儿的棺材,手里没有任何本事是不行的。

现在信心足了不少!

山路湿滑,我到村头的井房时,已经是凌晨一点的样子。张四还带着四个村民守着,我才出现在小路上,五只手电就照了过来,看样子井房没遇到什么麻烦。

我才过去,张四就说:“你这个娃娃,怎么能乱跑,陈老师他们以为你丢了,出去…”

张四话没说完,突然就停了下来,眼神惊恐的盯着我,还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