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谋爱入局

更新时间:2019-12-11 13:01:04

谋爱入局 已完结

谋爱入局

来源:掌中云 作者:躲鱼猫 分类:短篇 主角:刘多安周唯

《谋爱入局》是躲鱼猫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刘多安周唯,内容主要讲述:23岁那年,我揣着不干不净的钱混得风生水起,可漫漫长夜,寂寞无涯。直到我在网络上邂逅他。曲终人散,他撤退得一干二净。后来某天重逢,他问我幸福与否,我哭着点了点头。爱情原是一场势均力敌的博弈,可惜我技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谋爱入局 017你最好给我管好你的嘴巴! 免费试读

陈国全的笑声分外爽朗:“早知道小刘你那么会聊天,我早该跟小刘碰碰面了。我找你吧,是这么个事。我今天出差回来,听说我们这边采购小何把你品尚的订单停了,款也没安排到位,我寻思小刘你都支持我飞帆泰好几年了,我们家小何还给整这一出,我实在过意不去,想请小刘你吃个饭表示下歉意。”

自打有饭局这么一回事以来,一般都是供应商巴巴着要请客户吃饭,哪里有客户安排饭局给供应商赔不是的道理。

忐忑更浓,我越是小心翼翼,拿捏着玩笑的度:“陈总你说笑了,要不是有你的关照,我这边西北风都喝得勉强,嘿嘿。”

止住笑,陈国全声音顿时下沉半分:“小刘,我就给你直说,我前阵子去茂名参加选标,就因为你品尚出的包装盒富有特色,脱颖而出让我拿了个大标。我这人虽说草包,但我惜才,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跟你见见。”

停了停,陈国全又说:“小刘,这样,我明天让采购传个联络函,你手上飞帆泰的批量订单抓紧给我清一清,下个星期二三的晚上,到时候合计合计都方便,咱们碰碰。”

这陈国全说得有头有尾的,还肯定了我的产品,可这并未打消我的顾虑,在我的心里面仍然保留着飞帆泰与另外几个公司停我订单的疑虑。但做生意嘛,要前怕狼后怕虎的,那早晚得饿死。反正我相信很多事吧,船到桥头自然直,于是我说:“好,我听陈总安排。”

说话算话,翌日一大早的,飞帆泰这边就传来了联络函。

两条生产线,一条跑宝路,一条跑飞帆泰,车间重新恢复生机,我挺欣慰。

公司这边暂回正轨,我紧绷的精神舒缓了些,如常下班准备好明天爬山要用到的东西后,就倒头睡了。

因为梅沙尖常规的入山口在盐田检查站,那边停车不太方便,我得把车丢大梅沙停车场再坐公交车去,时间紧任务重,我于是起了个大早。

六点半左右,我已经驱车在路上。

我还在深南大道上赶路,手机响了。

又是陌生号码。

做业务的人,别说一大早接到电话,就算是大半夜的,我睡在梦里也能挤出笑来。

把手机贴到耳边,我轻声说:“你好,早。”

那头传来的,居然是周唯那声音。

一大早的,他估计没刷牙,说不出啥好话来:“刘多安,你这是被鬼掐住脖子了,你说话那么温柔,我还以为拨错号。”

在心里面不断呐喊着滚粗滚粗滚粗,我笑:“周总,大周末的你起得真早,生活真健康。”

其实我就是想提醒他,今天周末,没事别烦老子!

很明显,他要么没听懂我的暗示,要么听懂了装傻。

语气骚里骚气的,周唯笑说:“我生活健康不健康的,这个话题讨论着没劲。但我身体到底有多健康强壮,这个不用我说你都知道咯。你现在在福田是吧,那你顺道过来南山蛇口载我。”

我顺他大爷!

一想到他那天在我面前对着谢薇极尽殷勤,我对他就止不住的鄙视,而他现在样品签回了,货也在走批量了,他后面未必再有订单给我,我真没必要放着好好的爬山娱乐不去,跑蛇口去抱他大腿。

强压着没好气,我声调还算平稳:“抱歉周总,我今天出来了,都快到盐田了,顺不到蛇口去。你实在着急就打个的,回头账单我来付。”

估计这两天跟谢薇玩儿得不错,这丫心情挺好似的,他并没有遵循他一概的风格揶揄说哎哟富婆就是富婆哦真的好豪气哦之类的废话,他反而是八卦的口吻:“你去盐田做什么?”

我扔出干巴巴的两个字:“爬山。”

好家伙,人家啥也没说,直接把电话撂了。

把手机扔到副驾上,我对着方向盘骂了一句:“切,了不起!”

骂完,我并没有爽快多少,反而闷得发慌。

好端端的心情被掉,我像根被刨掉皮的萝卜似的,滚都滚得不太得劲,抵达盐田检查站时,就像已经爬千八百座山似的。

气喘,我正要把背包摘下来放地上歇一阵,梁思远和他几个我之前都见过面的同事,从检查站的南北方向走过来。

我正要凑上去寒暄,周唯这个**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他抢在我之前拎着梁思远的手像个傻叉似的摇来晃去:“梁子兄弟,很激动啊,咱们又见面了。”

梁思远刚刚冒出来的笑容铺在脸上有点僵,尽管他一再掩饰,但他语气里的勉强却是有些洋溢于表:“好巧啊,周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扭回头瞅了我一眼,周唯转回去用个后脑勺对着我,他松开梁思远的手:“今天一大早的,刘小姐就特别热情地邀请我一起爬山,我拗不过就来咯。没想到能见到梁子兄弟,我果然是没来错。我是难得遇到像梁子兄弟那么一见如故的,激动得有些语无伦了。”

我勒个擦擦,我啥时候有邀请过他,还热情!

**,梁思远到底是我朋友还是他朋友!

反复权衡十来秒,我果断过去:“周总,来来来,我忽然想起有个事,得先跟你确认一下,咱们借一步说话。”

几分钟后,与周唯站到站台后方的大榕树下,我先朝梁思远那边方向望了望,再收回目光,将语气着墨重了些:“周总,梁思远只是我一个老乡,跟我的关系也只能算是一般般。若然是我今天早上的表现让你不太满意,你有意见可以冲着我来,你别整他。”

周唯斜着我,死无赖样笑嘻嘻的:“刘多安,你这就不懂了吧,我哪里是要整梁子兄弟了,我是真心喜欢跟他结交朋友,你不懂男人之间的情谊。”

真是快被他那副样子气到吐血!

把手指捏起来,我努力抑制着不扑上去暴揍他一顿的冲动,含着嗓子:“好,好,喜欢跟谁结交是你自由,但周总,我很确定我没健忘症,我确定我今天早上并没有热情地邀请你一起来爬山。”

不慌不忙地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周唯心不在焉地吸了一口,他吊着视线在我身上滚来滚去的:“看来我们真有缘,这又巧了。我也没健忘症,我到现在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你刘多安是怎么勾引我跟你睡觉的。哦,不仅仅如此,很多细节我都记得。比如有次你说想喝酒,我就陪你坐到阳台去喝,喝着喝着,你说你嘴巴很干,非要我…”

脸像是凑到烧得正旺的火炉旁,热浪惊人,我眼眸一暗:“你这人怎么那么无赖!”

我浑身发抖:“周唯你踏马要敢在梁思远面前乱说话,我就弄死你!”

乍然凑过来,周唯嘴角挂着淡淡暧。昧:“我会不会乱说,取决于你乖不乖。”

两条胳膊顷刻爬满鸡皮疙瘩,我后退一步,咬牙切齿:“你到底想怎么样?”

把烟抖来抖去的,抖着玩似的,这厮朝我挤眉弄眼的:“你早该这样嘛,非要我脊梁儿,你才肯乖乖的。不过我大度,不怪你,毕竟逗你玩儿的这个过程,我也很爽。”

把烟掐熄丢垃圾桶里,周唯慢腾腾的:“反正我今天没事,我就愿意跟着梁子兄弟爬爬山聊聊天培养感情,你会做人,我也知道该怎么做,懂吧。”

我差点没把牙齿咬碎,悻悻的:“你最好给我管好你的嘴巴!”

再朝我眨了个星星眼,这丫张大嘴巴笑:“这个还是得看你表现。咱们算是谈妥咯?走,别让我梁子兄弟久等。”

一前一后回到集合点,我打心底不愿跟周唯这个**走一起,但又怕我一开走他就乱扯,我只得与他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好在这个混球,他似乎挺喜欢跟梁思远那几个女同事侃大山,几番下来他说话还算正常。

上了环山公路,梁思远凑过来,低声关切道:“多安,你还好吧?刚刚周先生,没给你添乱吧?”

用余光瞟了一眼前面几米远啥也不带一身轻松的周唯,我摇了摇头:“没,刚刚是我临时想起些工作上的事,跟周总请教来着。”

噢了声,梁思远嘴角两旁的笑分明有些牵强:“那个周先生,人挺热情的,也很爱开玩笑。”

我真不愿提起那丫,于是我潦草地应:“还行吧。有些人性格就那样。”

略显迟疑一阵,梁思远的声调降下好几度:“多安,现在社会复杂人心难测,你一个女孩子,平时多注意安全。有些人性格看着确实挺好相处,但未必适合当男朋友,你得把眼睛擦亮点。找个靠谱的人,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我知道梁思远这番委婉,是有好心的成分。但,这…哪跟哪啊!

这怎么就扯到男朋友女朋友那块去了,诶。

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启齿给梁思远掰清楚我和周唯那乱七八糟的牵扯,我只得埋着头:“嗯。知道,谢谢。”

丝毫不介意我这略显敷衍的回应,梁思远笑呵呵的又是一句:“嘿,我是不是有点啰嗦。”

我正要回话,周唯那个混球忽然折返过来,他仗着比梁思远高出一个头,他很自然伸手重重扣在梁思远的肩膀上:“梁子兄弟,你最近是不是锻炼得少了,你这没背多少东西,怎么走那么慢呐。”

反正以我对梁思远的了解,他是特正宗的直男,他挺不习惯与同性之间勾肩搭背的,他有些僵硬地躲开周唯的魔爪,艰难地笑:“大家一起来爬山,一个团队,当然得有人断后,我跟多安断后。”

朝着梁思远的臂膀上就是一拳,周唯的笑容显得自然多了:“我说嘛,我怎么就那么喜欢跟梁子兄弟结交。瞅瞅,这人品杠杠的。”

说话间,周唯这丫忽然将他的爪子伸向我的后背,将我的背包摘下来三两下背在他身上:“不过梁子兄弟,你那几个美女同事都走前面去了,你不走快几步去照顾着点?这样吧,你去前面开路,我来断后。”

论厚脸皮,梁思远哪里是周唯的对手,这不,被他撺掇几句,梁思远不得不加快了步伐。

原本,我是想跟上梁思远的步子,但周唯这个傻叉,他非但不肯把背包还给我,还拎在手上左边甩甩,又变甩甩。

我包里除了煮火锅的工具,还有一堆蔬菜丸子,被他这么折腾下去,那些食物早晚扁得妈都不认得。

我不知道梁思远跟他那些同事准备了多少干粮,他们带多了还好,带少了,梅沙尖这一路没补给的地,大家得抱团饿肚子。

无奈,我只得跟着他:“把我背包还我。”

这丫特不要脸:“让你一个女孩子拎那么重,别人会说我没风度。”

我耐着性子:“你爱拿你拿,但你别甩来甩去的。”

把背包挂他胳膊上,周唯歪着脸瞅我:“可以,但我这人健忘,你就呆我身边,时不时提醒我一下。”

几番拉锯下来,我们与梁思远那一伙距离越拉越远,又适逢有拐弯处,梁思远他们一拐,完全消失在我视线里。

与梁思远一起来爬山的那几个美女,在正佳兴都算是混得不错,我也不知道她们哪天会跳槽,也指不定她们跳槽之后能用到纸箱,毕竟山水有相逢嘛。我还想借着这个机会熟络熟络的,现在拉出这么大距离,我就算开火炖也炖不熟啊!

不得已,我又跟周唯这厮沟通:“我说,你能走快一点么?我们这样是在拖大家伙的后腿。”

这丫直接给我翻白眼:“你是猪吗,还分前腿后腿的。”

我哭笑不得:“大哥,大家一起来爬山,当然是大家走一起,这样聊聊天增进下感情,以后有啥生意上或者生活上的,可以互相关照帮忙,好吧。”

**,他简直是听不懂人话!

直接一**坐在旁边石凳上,周唯仰着脸:“累,我走不动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