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伤风城

更新时间:2019-10-31 21:15:28

伤风城 已完结

伤风城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小风 分类:武侠 主角:庄非墨玄机

主角叫庄非墨玄机的小说叫《伤风城》,它的作者是小风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情缘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庄周之后,仙风虐恋...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种田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伤风城 第五节探仙源水落石出 免费试读

原来这庄非墨师承尘潭老祖—钟离天。所习心法均为南华内经,“平和畅悦,乐忘逍遥”可是第一要义,因而身心切不可为外物所困,动怒万千使不得。师父常教导:喜乐悲欢均为喜,情仇爱恨自为空。这一派以平、和、乐、随为教义,且“随”为最高境界。也和庄非墨所习武功相关,他现下所习的是冰燃掌,虽然只修得冰层但也了不得,此掌三重,冰层阴冷狠绝,但极易伤身,燃层绵延磅礴,但易走火入魔,两层若能成功修为那么第三层冰燃合一水到渠成可不修自成,庄非墨才修的冰层,修得此层功力心要冰冷狠绝,不知温暖,因而他触不得和软温和之物,万幸平素他就极不喜与人碰触,痴迷洁净。谁知这几日与玄机同便相处,这玄机姑娘心里全无男女之别,碰触不可避免,常人定不觉得难堪厌恶,谁想这庄非墨本就孤傲,然入得尘潭老祖门下更是清高自诩,将世人都做是些沽名钓誉的浑浊不堪之物,也不与人交好,无甚朋友,更是打心底厌恶世人,但是又要沿袭师风“平和不怒,温悦天然”告诫多番玄机,玄机全当耳边风,适才见玄机不听话却去触摸冰人,自己倒先乱阵脚,拉她入怀虽是不得已但多为玄机精怪,心下大怒,自己堂堂仙人却被一个小姑娘捉弄,越是怒盛越是伤身。

好一会儿庄非墨脸色恢复常态,玄机急忙走进身旁怯怯地递上手帕,庄非墨望着玄机的神色,却是一脸平静认真道:你若是不听话,我真的会杀你。

玄机点着头,低声道:我都听的,你说的。

自此,玄机也不敢混闹,庄非墨不再和她说话,送她进了水亭阁,自己却是飘飞而去。

何天娇回到水亭阁,却见三个侍女在前厅,开心不已,上前急急拉住她们搭话,不想这几位姑娘只是微笑,却不曾说话,任凭如何逗弄均是原初神态。

却说这庄非墨先师为尘潭老祖,他同逍遥派祖师微一本是同门师兄,两人本为剑仙任逍遥弟子,师父剑仙任逍遥,江湖人称微尘散人只是一味醉酒饱肉,浪笑恣谈,妄动胡言,昧理纵欲,虽然剑法精湛,内力深厚,但因品行多为世人诟病因而门徒寥寥,听闻得多年前酒醉死于巷陌闹市,衣衫褴褛,老态龙钟,早不似神人,但近闻江南第一酒庐的孙二娘却说曾见微尘一苇渡江,云游他方去了,所以这剑仙至今算是下落不明,生死不详,自此门多数散去,唯有钟离天和骆行云一直自称仙派弟子,之后不知何故这骆行云拜于少林门下,因驱除南洋盗扬名于世,也就是当今南派的始祖微一,钟离天便是尘潭老祖,之后这钟离天独守剑仙微尘门派,收的弟子便是“妙音仙子”庄非墨和另外不知底细的弟子。“仙人派”却是因为老祖始为剑仙,这样就叫开了,却说这“仙人派”本与江湖侠士不相往来,但因南派逐渐声势浩大,人们追本溯源易将其与同门关联,且这“妙音仙人”庄非墨所习的武功却是引血护体,如麻,武林侠义之士均是痛恶,无奈技不如人伸张侠义多为飞蛾扑火。

庄非墨回到庐舍,运功护体,师父教导:从容率情,优柔适会,若销蓑精胆,蹩迫和气,精气内销,有似内骷之木,神志外伤,同乎掩面偶人。想到这里心下却是巨骇,自己习得冰燃掌已是两年有余,功力时强时弱,时隐时现,也不知此种情景好坏,马上便要待到时日,万不可再出差池。

第二日,庄非墨早早起来便来到水亭阁,玄机见他神色好了很多,高兴跑过来道:我担心你一夜呢!

庄非墨笑道:劳姑娘念挂。

玄机见庄非墨不再似昨日那般冷峻也放肆起来道:你怕别人碰?说着狡黠的眨着眼睛。

庄非墨坦然道:是的!玄机姑娘明察秋毫,既然得知还望姑娘谅解昨日那掌。

玄机万没想到庄非墨这般坦然,道:那你不怕我告诉别人?

庄非墨笑道:告诉哪个别人?

“想杀你的人呀!”玄机围着庄非墨快步紧随。

庄非墨笑着不说话,径自走进水亭阁的前厅,之间侍女早就准备好食物,玄机当即坐下,菜肴都是些自然之物,中间放着一个很粗简的大锅,黝黑曾亮活脱脱一个药罐子模样,玄机大叫道:你这公子,却是奇怪到底,常人碰不得,连陈设器具都是常人所见不得的,怎么吃得东西却是平常?

庄非墨掀开石锅,却是清香四溢,和悦解说道:这个石锅已经四百岁了,器具陈谷,浸古色古香,这些平常之菜都是精心制作,不说其他,这石锅所盛竹沁汤用的水是晨竹新叶之上的露水,里面的西青菜只取内层三片叶子,肉均是筋骨相连不伤其体,其他菜品均是如此。

玄机瞪大眼睛,不觉自惭形秽,相比下来自己所食所用竟是猪狗般劣糙,不由得大口吃了起来。

转眼睛见到那几位侍女姐姐,又准备问起来,结果庄非墨早有准备道:吃不言。玄机还是忍不住道:就一个问题,问完不言语。

“她们都是些活死人,神志迷幻,性命且在,有口难言,行尸走肉而已。”庄非墨早已知道她要问些什么,不等相问便盯着玄机说完。

“她们为什么会这样?”玄机继而。

庄非墨不理玄机,玄机无趣。

晚间却是一场大雪,纷纷扬扬,似柳脱棉衣,玄机站在水岸边,远望水亭却是楼高雨雪微,煞是好看,用手接起雪花轻轻嗅了起来,猛然间却听闻高楼传来声音,抬头望去,侍女正在水亭高楼采雪烹茶,庄非墨正站在阁楼上望着,清声道:雪重天寒,何不上来?说完便转头不见了,玄机急急忙忙上了阁楼,却见庄非墨围着火炉,一副怡然自得之态,侍女依旧微笑不语,茶水微温,庄非墨自顾看着诗卷。

玄机静静烤着火,望着庄非墨的神态,似乎不要人打扰的样子,忍了很久还是轻声:多没趣!我最讨厌那些子曰诗云的玩意。

庄非墨自是不理,玄机耐不住沉静,仰起头搭腔道:给我也瞧瞧,是什么书卷!说完便欲夺下,庄非墨轻巧避开,将书卷递给旁从的侍女,侍女便退下了。

玄机见庄非墨不言语,自己也不好说些什么,这时庄非墨递过茶盏,玄机接过,却是个圆形六曲玉盏,茶色清淡,扑鼻沁香,玄机道:这盏好有趣!说着望去庄非墨用的却是一个方形斗笠玉盏,悠然自得,嘴角扬笑。

玄机见庄非墨并不生气,便笑道:你独自一人在此处,不会心慌吗?

庄非墨有些吃惊,心慌?

玄机瞪大眼睛点着头,道:嗯!独自一人,家人、朋友都没有,谁和你说话,不会闷吗?

庄非墨浅浅地笑了,起身走到窗前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玄机费解,依旧强辩道:可是····

庄非墨不等她说完便转身和悦道:你可有何事无法如意?

玄机被这样一问,半天不知如何回答,现下吗?

庄非墨点了点头。

玄机脱口而出:家人团聚。

庄非墨听闻如此,也是一怔,立忙改说道:可有怨恨之人?

玄机想了半天,觉得蹊跷,也站起身来,来来走了两圈,突然道:可有一物,我是极恨。

庄非墨见玄机说得咬牙切齿,心下大喜,道:说来听听。

玄机认真道:小时候,姐姐养得一条飞狐,狡猾极了,内有剧毒,我逗弄她来,却被咬得,痛彻筋骨,我身上至今发痛,早想杀她,爹爹却说杀不得。

庄非墨听来,浅笑微微,心下却是无奈,继而说道:你生辰日,我答允祝你心愿,你现好好思量,莫要再说些孩子气话,不然辜负性命。

玄机听来这话,满心欢喜,以为庄非墨是要为她报仇雪恨,只因自己所愿皆为无足轻重的小事,依旧一副笑嘻嘻模样,茶水鼎沸,玄机斟茶递与庄非墨,庄非墨接过。

玄机突然想到“举案齐眉”一词,俏脸绯红。

第二日,雪已停住,天渐放晴,庄非墨不见踪影,玄机见水岸处有木筏,欢喜无限,想到必是庄非墨所留。

行之陆地,这才见到之前远远望见的竹林,走了很远发现一处惨白色断石,似用鲜血涂迹赫赫然写着“妙音谷”玄机望着字迹毛骨悚然,正想往回走却不知回头路,跌得撞撞也不知行之何处,便大声哭喊着:庄非墨!

突然见远处空旷,便急急走去,却是竹林尽头,只见一道断崖,崖边白骨森森,崖头依旧是鲜血字迹“妙音谷”玄机第一次见到如此骇人的尸骨,吓得转头就跑,全不知东西南北,也不知跑了多久,累极了,扶着竹子哆哆嗦嗦,却听得一阵渺渺低声,转头一位老婆婆道:姑娘,怎么在这里?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