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大秦少府

更新时间:2019-10-14 20:32:57

大秦少府 已完结

大秦少府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室鞅 分类:官场 主角:章邯嬴政

完结小说《大秦少府》是室鞅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章邯嬴政,书中主要讲述了:少府之名,位列九卿,尊崇无比。在章邯心中,秦王嬴政是君,亦如父。空前的帝国在东方雄踞而起,却又在黎明到来之前的最后一刻轰然倾塌。烽烟一起,诸侯并举。昔日的垂髫稚童已经变成了大秦铮铮铁骨的将军,坚守着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秦少府 第十五章 鸿蒙肇开 免费试读

嬴政远远瞧见那个小小的身影朝自己飞奔而来,待到近前时,他似乎有些小心地缓了步子,试图努力平复紊乱的呼吸。

“王上,臣回来复命。”章邯站定,学着蒙毅的模样双手抱拳。

嬴政点点头,只说了一句“随我来”便转身向外走去。章邯不敢多问,连走带跑跟了上去。

走了不远,到了宫墙的一处角楼。嬴政微微顿步等了他片刻,大步流星上了楼去。

章邯连喘气的功夫都不敢耽搁,闷着头咬着牙跟着爬了上去,待他登上望风台,嬴政早已在那里气定神闲地等着他了。

“如何?这角楼比起政事殿前的云阶,似乎矮了许多。”嬴政似笑非笑地瞧着他,言语间藏了些深意。

章邯一听,猛地想起之前受罚的事,不觉面红耳赤,支支吾吾不敢答话。不知为什么,自从那件事之后,章邯对秦王的态度有了隐隐的变化。

以前秦王从未真的在他面前发过火,对他也比别人多了许多耐心,这让章邯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他和王翦、蒙毅都是一类人。经过政事殿一事,又加上这些日子来亲眼见到秦王嬴政对赵姬的态度,章邯不由地生出一丝惧怕之情。那日秦王声色俱厉,言语间毫无宽宥之意,只一个眼神就让平日里威风八面的蒙恬和王翦瑟缩噤声,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王命大于天,王命不可违,王翦的话依稀还警醒在他耳边。嬴政不是普通人,他是秦国至高无上的王。

当然,秦王嬴政是不会猜到章邯心里这些细小的心思。见他似有畏缩之意,嬴政换了副面孔,如平日里一般亲和地笑着招了招手:“过来这边。”

说着,他在一处石台上坐下。

章邯不敢违抗,小心翼翼一步步挪了过去。嬴政看他这幅为难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指着身旁空着的地方,佯装生气低声命道:“坐下。”

听得这一声令下,章邯忙不迭要坐,奈何石台有些高,他便微微提气,一步跳了起来,稳稳坐了上去。

嬴政在一边满意地看着他:“看来蒙毅教得不错,这身形倒是干脆利落。”

“蒙毅自然教得好,只怪臣资质平庸,学得太慢。”章邯不敢直视他的眼光,只得微微偏着头回答。

岂料嬴政倒是不以为然:“慢些好,一步一步慢慢来,只有夯实根基才能求得突飞猛进。”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盯着章邯闪躲不定的视线,抬手抚住他的肩头:“那日不问缘由便罚了你,想必你也是心有不服的。今日见了寡人,为何一言不发?”

章邯想了想,心里挣扎了半天,最后才憋出来三个字:“臣害怕。”

“怕?”嬴政一愣,继而仰首大笑。

章邯不明所以,顺势望去。正直皓月当空,月光清隽明亮,撒在嬴政身上,熠熠生辉。因为距离很近,章邯这才发现嬴政比之前黑了许多。他忽然想起蒙毅说过,秦王这些天都亲上堤坝督促农田灌溉的事宜,想必就是日日风吹日晒才黑了下来。

笑过之后,嬴政甚是无奈地低头望着他:“你怕什么?怕寡人再罚你?一事不二罚,寡人既已处治过你和蒙毅,就不会再罚一遍。”

章邯咬着唇愣了片刻,不想对他有所隐瞒,便低下头去小声嘟哝:“臣不怕受罚,臣怕王上发火。”

“哦?”嬴政来了兴致,追着,“为何?难道你在王翦身边的时候他没对你发过火?”

章邯搓着手,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王上发火和大父发火不一样。大父发火时,臣敢哄他开心,可王上发火时,臣什么也不敢做,只觉得害怕。”

嬴政闻言,心间忽然一震,竟似有些感慨:“看来王翦真的把你当做自己的孙子一般疼爱。那样铁血的人物,竟还有如此温情的一面。”

听到嬴政似有赞许之意,章邯又壮着胆子悄悄说道:“王上,每个人都会有心有所系。王上,您对太后是不是......”

后面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章邯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嬴政已经沉下脸来,不悦地盯着他。他吓得赶紧闭了口,一声不吭地等着被骂。

可等了许久,嬴政并没有吭声。

章邯不敢抬头,默默支棱着耳朵听着他的动静。过了一会儿,只听他长长叹了口气,缓缓:“上次罚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违抗王命,犯了大错。”紧张之下,章邯也顾不得自称臣,赶紧认错。

“是啊,犯了错就该承担,这个道理你早就知道了。”嬴政拍着他的肩,一脸凝重地望着他,“没有人可以例外,太后也一样。她既是太后,更应该时刻谨记自己的使命,不该随心所欲、胡乱行事。”

感受到嬴政的目光,章邯慢慢抬起头来:“大父说过,王命不可违。我知道太后也曾犯过错,王上可不可以宽恕她,毕竟她是您的母亲......”

嬴政笑了笑,眼中却藏着些苦涩:“你大父说的没错,王命不可违。可是你要记住,不仅王命不可违,秦律更不可违。我大秦以法立国,秦律为大秦国本,无规矩不成方圆,无律法无以强国。在秦律面前,所有人一视同仁。太后虽是寡人之母,可寡人先为秦君、后为人子,情理相较之下,法必大于情。寡人不恕太后,并非出自私心,而是秦律不能容忍。今日寡人找你,就是想告诉你这个道理,希望你日后可以成为捍卫我大秦律法的勇士。”

章邯入神地听着,忽然间觉得胸中一片开朗,困顿于心头的阴霾一扫而光。

无规矩不成方圆,无律法无以强国。这句话激荡在他耳边,振聋发聩。

“王上,臣发誓,这一生坚决捍卫秦律,做我大秦的勇士!”

见他一扫瑟缩沉郁之气,眼中渐渐恢复了往昔的明亮,嬴政甚是欣慰:“好!过些日子等韩非先生入了秦,寡人想请他来教你和蒙毅。待扶苏长大一些,寡想让他跟着韩非先生修习,到时候你们三人就在一处,这样寡可安心些。”

“真的吗?”一听说可以和蒙毅、扶苏一起受学,章邯不由眼前一亮。

“寡人之言,岂容有差?”嬴政笑着弹了一下他的脑门,“韩非先生可是旷世大才,你们不要辜负了寡人才好。”

韩非之名,章邯之前有所耳闻,那日跪在秦王的书房外或多或少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既然连秦王都忍不住心向往之的人,一定是有经天纬地之才。

想到这里,他忽然记起那日听到的关于桓齮将军斩杀赵军十万战俘之事,心里不免又有些难过。虽然当时王翦已经将道理说与他听,可他心中仍有困惑不能解除。

见他莫名其妙又蔫了下去,嬴政抬手又拍了一下他的脑门:“怎么?不愿意?”

“不不不!”章邯怕他误会,连连摆手,“臣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见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嬴政忍不住觉得好笑:“小小年纪,脑子里想的事情还真是不少。说吧,什么事让你这样难以拆解?”

“嗯......”章邯仔细考虑了一下,盯着嬴政的眼睛,“我们为何要与六国征战不休?大父说过,残酷,一旦打仗就会死人。臣不明白,连年征伐的意义到底何在?”

听到如此沉重的话题从一个不过六岁的孩童口中问出,嬴政先是一怔,继而神色也随之凝重起来。

他缓了口气,默然起身,行至栏杆处,轻轻拍栏而立。

章邯一步蹦下石台,满怀期待地跟了过来,抬头望去,他只能看见嬴政的侧脸。

嬴政轻轻抿着嘴,面颊上的梨涡在月光下若隐若现。章邯知道他在出神地想着什么,便屏住了呼吸,静静等着他开口。

过了片刻,嬴政浅浅地舒了口气,转而低头看了过来。他的脸被隐在浓浓的阴影中,看不出面上的表情,可言语间却是异常的坚毅沉稳。

“周室微弱,天子之威不存,诸侯势强,割据林立,兼并纷争,天下大乱,所谓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已经成了空谈。数百年来何以群雄逐鹿、四境不宁?还不是因为列强并立、相互觊觎?如今周室已灭,可众诸侯群龙无首,依旧挞伐不止。只要列国争锋之心不死,这天下便永无宁日,只要战火不休,百姓就永远不可能过上太平的日子。若要终结这无休止地循环往复,只有一条路可走。天下定于一,而后四海清。我秦国愿意拼上一切,顺应天命、完成华夏一统,还天下以太平。”

嬴政说得很慢,一字一句都似敲在章邯的心头。他虽然不能完全明白秦王的心意,可却由衷被这话中的信念所折服。

“天下定于一,而后四海清......”章邯默默重复着这句话,仔细揣摩着这其中的含义。

猛然间,他似乎找到了方向。他想起了终年忙碌于军营的王翦,又想起了蒙毅、蒙恬,继而又想到了从未蒙面的父亲。他们终其一生,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完成的大业,竟是那般壮阔,又是那般悲壮慷慨。

嬴政看着他的模样,忽然又似自嘲一般笑了出来:“寡人和你这个小鬼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又听不懂!”

“我懂!”章邯不由地反驳回去,继而又尴尬地摇了摇头,“也不是很懂。不过我能感受到王上的决心和仁心。”

“仁心?”嬴政闻言,不禁大笑出声,“六国之人都骂寡人是个暴君,若是他们听见你这么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啊。”

说到“暴君”这个名号,章邯心里不免又有些难过。秦王嬴政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一不二、令行禁止、奉法严明,他野心勃勃、剑指六国,可说到底,这一切不过都是从历代秦王那里流传下来的优秀品质而已,并不能成为他被人诟病的把柄。

方才,嬴政明明已经人到甘泉宫门前,却无论如何不愿踏进宫门去。他嘴上虽然不说,可章邯却明显感受到他心中的抵触。

章邯一直为赵姬感到伤心,可经过方才的深谈,他渐渐开始看清秦王的内心。

他送扶苏来,是他作为人子的仁孝;他不肯见赵姬,是他作为国君的原则。

看似残酷无情的杀伐之下,是他为秦国深谋远虑的良苦用心。

想到这里,章邯的内心激荡难平,他生平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将来要扛起的重任,第一次想要拼尽全力跟上嬴政的步伐,随他一起去实现那壮阔的夙愿。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