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总裁 > 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

更新时间:2019-10-09 12:46:41

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 已完结

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森九离 分类:总裁 主角:顾宁暄温龄

主角是顾宁暄温龄的小说叫做《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是作者森九离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爱一个人究竟能爱多深,爱到骨血里,哪怕坠入万劫不复也在所不惜......顾宁暄就为了这样一场执念,撑着残破的身体立在顾氏顶端。一纸协议,他执意娶了温龄,一场争斗,他几乎毁了季斯贤十二年,他爱的卑微辛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 第十八章:故意牵手 免费试读

一场晚宴结束,温龄陪着顾宁暄回家,出恒海的时候她看见了季斯贤。

天开始下雪,一片片落下来,冷的人牙齿打架。

温龄猝不及防看见季斯贤,脚步不自然的顿住。

顾宁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同样也看到了季斯贤。

男人穿着一件单薄的皮夹克,衣服像是年代久远了,有些破旧,隐隐可以看见他里面穿了件黑色的衬衫,这么冷的天,却穿的这么单薄。

也许真的冷了,他抽着烟的手不停地抖,原本一直注视着温龄的眼睛看向顾宁暄,微微眯起来,带着一丝的意味深长。

温龄看了一眼身后随之而出的叶歆和顾诚泽,踌躇着要不要过去。

顾宁暄冲她笑了一下,拉住她的手轻轻捂着,低声说:“等一下,叶歆和大哥马上就要走了。”

温龄也是这么想的,便递给他一个安心的微笑,可季斯贤并不知道,他离的远,听不到顾宁暄的话,只能看见他握着她的手,冲着他笑。

而温龄同样对着他笑。

季斯贤突然就觉得自己很无趣了,他将烟头扔到地上,狠狠踩了踩,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温龄想要跟上去,可叶歆跟顾诚泽就在身后。

“暄,我这几天会住在蓝宇湾的希尔顿,后天你来找我吧,我有个合作案想要跟你谈一谈。”

叶歆走上来,对着顾宁暄微笑着说。

“好。”顾宁暄点头答应着。顾诚泽声音懒懒的,说:“那我先送叶歆回去了,暄,弟妹,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互相寒暄道别,直到顾诚泽和叶歆上车离开,温龄才着急着松开了顾宁暄的手,急急往季斯贤离开的方向跑去。

她脚上穿着高跟鞋,光着一双洁玉一样的脚。

“二少,下雪了,您上车里等吧。”

顾宁暄看着四周下的雪,把搭在腿上的毯子递给小刘,担忧的说:“你去把这个给她,快去。”

小刘面露难色,可架不住顾宁暄催,他急忙嘱咐门卫将顾宁暄推上车,急忙追着温龄过去了。

温龄提着裙摆四处找着,空旷的街道,行人都很少,可她就是没看见他的影子。

沿着街边一直走,来来的看,始终都没有看到。

她着急了,忍不住大声喊他:“季斯贤!”

小刘追上来,急忙将毯子披在她身上,着急着说:“夫人,天冷,您注意着别感冒了。”

温龄看都不看他,她猜到季斯贤一定是误会了,可刚刚那种情况,她必须要等。

寒风吹得她浑身都冻僵了,站在街角无助的四处望着,那双眼中原本的焦急和期盼转瞬变成了失望和落寞。

他还是那样的脾气,说走就走,从来都不回头。

“龄子。”空气里有人叫了她一声。

温龄惊喜的回头,果然看见了季斯贤,她大喜过望,跑去他面前着急的说:“我以为你真的走了!”

“我是要走的,只不过......”

季斯贤脸上带着不情愿,但还是下意识的拥住了温龄,小刘心知肚明的离开了。

季斯贤看着温龄睫毛上落下的雪花,轻轻用手拂去,故意冷着声音说:

“如果你不追来,我一定头也不回的走!”

他捏着她的鼻子,轻松道:“不过你既然追来了,饶过你吧。”

温龄一颗心放下来,忍不住解释道:“刚才顾诚泽和叶歆在,他们......”

“我不想知道除了你以外人的事情。”

季斯贤截断她的话,他摸着她的脸,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才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串项链递给她。

“项链掉了都不知道吗?小。”

他故意敲了敲她的额头,温龄吃痛的捂着,轻声说:“我知道他落在你那里了,还想着什么时候去找你拿回来。”

“是吗?那我不还给你了,下次你来找我拿吧。”

季斯贤说着就要收回,温龄急忙抢过来,笑道:“送都送来了,怎么还能拿回去。”

那串项链是她从小一直带到大的,原来的孤儿院院长说过,那是妈留给她唯一的东西。

温龄很珍惜,从未丢过一次,这次是因为猜到项链落在里季斯贤那里,所以才放心这么多天没去找。

带上项链,季斯贤吻了吻温龄的额头,又抱了抱她,才依依不舍的说:“你回去吧。”

温龄笑着看着他:“你这次怎么这么乖?”

季斯贤唇边一弯,靠近她说:“我倒是想不乖,你会听我的吗?”

温龄收起玩笑,郑重着说:“阿季,顾宁暄现在状况很不好,不止是身体不好,他现在需要我帮她,所以......”

她没说下去,季斯贤端详着她的表情,脸上闪过一丝嫉妒,不过很快烟消云散。

“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说完他又抱了抱温龄,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才松开她,转身朝着夜色深处走去。

雪越下越大,小刘带着温龄回来的时候才发现顾宁暄根本没回车里,他就在恒海门庭里等着。

大门的风口处,甚至可以听见风呼啸而过的声音。

温龄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冲去他面前,抓起他的手,果然冰冷至极。

“怎么不去车里等,风这么大,再发烧怎么办?”

那声音里都是焦急,是真的担心他,顾宁暄笑着说:“我还怕小刘找不到你,车子里太闷了。”

“这是什么理由!”温龄有些生气,这才发现小刘带给她的毯子是顾宁暄身上的,她拽下来急忙裹到顾宁暄身上,搓着他的胳膊和肩膀,急忙喊小刘来抬人。

车里一路回家,温龄一直给顾宁暄搓着双腿,那双手在他僵硬的小腿肌肉上揉着,搓着,温龄不说话,顾宁暄就一直看着她,看到最后忍不住抓住她的手。

“你生气了吗?”

温龄叹了口气,想了想说:“如果你是个健康的人,我绝不会生气,可是你要知道你的身体状况,外面下着雪,你怎么还能在风口里坐着?”

“车子里真的太闷了。”顾宁暄忍不住笑。

温龄诧异的看着他,顾宁暄转了话锋,轻声问:“季斯贤没有生气吗?他看到我拉着你的手,还看见你冲我笑,一定气死了。”

“你故意的?”温龄猛地恍然大悟。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