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

更新时间:2019-10-08 14:06:45

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 已完结

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空也空不了 分类:穿越 主角:萧燕燕韩德让

新书推荐,《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是空也空不了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幻想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萧燕燕韩德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人的肉体是不能穿越的,但灵魂可以,这就是阿凡达式的穿越,现代人的灵魂穿越到古代,也需要一个载体,小说主角姬冰艳穿越到古代辽国萧燕燕的身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逆流二次元之燕云台 第十八章 瑟瑟仪祈雨 谋反 免费试读

萧燕燕上了凤辇,命令车队立即开拔,全速向上京出发,途中休息的时候,让太医把了脉,知道自己确实已怀孕一月有余的时候,一股母爱之情油然而生,她轻轻抚摸着肚子,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不仅是自己的希望,更是大辽的希望,于是她让车队在平坦的道路可以加速,在坑洼的地方一定要慢下来,但仍是日夜兼程。

返程再次路过云中草原的时候,看到远处的戈壁沙漠,那里的雅丹地貌让姬冰艳觉得更像新疆而不是塞北,姬冰艳心想难道这里的时空真的如妙玉所说开始混乱了,虽然姬冰艳不太熟悉历史,但地理状况的改变让她觉得这里不该出现新疆的地貌,她在想自己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历史时空中,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到来让这里的时空及地理状况都发生了改变。

又想到了妙玉说的天下为公,妙玉到底想让自己干什么,帮助燕燕什么,才会让妙玉在她找到什么第八识的时候帮助自己回到未来,回到自己来的地方,姬冰艳越想越觉得心好烦,头好痛。

但她知道自己现在不便去打扰燕燕,因为燕燕的心情也很不稳定,即要照顾腹中的胎儿,又要急着回去照顾病重的皇上,还有那没完没了的国事,燕燕的压力已经够大了,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再给燕燕添乱了,所以一路上姬冰艳都保持着沉默,不去打扰燕燕。

而燕燕确实也顾不上姬冰艳,燕燕一心想尽快回到皇上身边,皇上千万可别有什么不测,摇动国脉。

十日后,在一路担心中,燕燕终于遥望见了上京城的影扩,接近城郊十里长亭的时候,一个身着金黄色衣服的人特别显眼,正在那里等待,“天哪!是皇上!”

燕燕没等凤辇停稳就跳下来,急忙跑到耶律贤的面前,连忙跪倒道:“妾身死罪,竟然让皇上亲自来接我!”

耶律贤赶紧扶起燕燕说道:“皇后末惊!听说皇后已怀有龙种,朕的病就好了一大半了,所以特地来接皇后回宫。”

但即使这样燕燕仍不安的说道:“皇上!你大病初愈,不该劳身动体,若是加重了病情,妾身于心何安那!”

耶律贤拍拍自己的身体说道:“皇后,看朕的身体现在多好。”但紧接着耶律贤就干咳了两声。

燕燕责怪皇上,更是责怪自己的说道:“你看皇上,你的病根本就没好利索,都怪妾身,就应该送信叫管事看好你,不让你出宫接我,满以为你个大男人会照顾好自己,怎么跟个孩子似的,这么不让人省心,回去以后我要重重的惩罚自己和管事。”

耶律贤马上安慰道:“哎!皇后严重了,皇后怎么可以和相提并论呢,是朕错了,朕以后改就是了,皇后不要再生气了,赶快随朕回宫吧,有要事和皇后商量。”于是燕燕和耶律贤共乘一辆马车,乘坐龙辇回宫去了。

路上燕燕了解了皇上的病情和病因,原来是因为从上京到中京再到东京地区已经连续三个月没下雨了,旱情十分严重,还伴有一部分的蝗灾,大旱地区的潢河、土河、辽河等主要河流的河水已经枯竭了一半,各地灾民都请愿要求当地官府开仓放粮救济,自燕燕去了应州,各地请愿开仓放粮的奏折如雪片似的堆积在耶律贤的龙书案上,耶律贤更是一筹莫展,一时拿不定主意,急火攻心之下,旧病复发,且有严重之势,于是派人立即叫皇后回宫就是为了商议此事。

耶律贤回宫后跟燕燕说道:“现在沈州屯兵五万,若是开仓放粮,我担心到时军粮无法供应,可不开仓放粮,上京、中京和东京的旱情又是如此严重,皇后,朕准备你回来后,马上就举行瑟瑟仪,皇后你看怎样?”

燕燕听完说道:“皇上真乃明君,对百姓疾苦感同身受,皇上是要举行祈雨仪式吗?”

“正是。”耶律贤马上说道。

“可是我们不能光靠上天,瑟瑟仪这个祈雨仪式固然要搞,对黎民的心理上会有积极作用,但我们不能光是等靠,当务之急是要组织灾民生产自救,开凿河渠,引水灌溉农田。”燕燕顿了一下,接着说道:“皇上,我们当然要对灾民赈灾,但开仓放粮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不但会让灾民产生依赖国家救济的惰性,更会影响保障军粮的供应,不利于我们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耶律贤焦急的。

燕燕思索了一下说道:“我们应该以工代赈,让灾民开渠引水,劳动起来,用劳动换取金钱,再用金钱去购买粮食,我们可以从其他不的地区调取一部分粮食进入,平抑物价,让灾民们生产自救起来,度过眼前的难关,同时还保障了战时军粮的供应。”

皇上耶律贤一听,都要喜极而涕了,“感谢上天为我派来萧绰这样的皇后,真是朕的福份,我大辽的救星啊!”耶律贤挥动着双手向天喊道。

燕燕却很谦虚,按下了耶律贤的双手说道:“皇上这般说,是要为那两个贼人翻案吗!”

耶律贤马上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哎呀呀!皇后多虑了,那两个贼人确实罪该万死,但我大辽要是没有你这样的皇后,将是我大辽多么大的损失呀!”皇上的话倒是把萧燕燕逗乐了,说道:“算了算了,皇上咱们不提那两个逆贼了,还是把有关大臣召集过来,商量一下瑟瑟仪和赈灾的细节吧。”…

因为契丹人崇尚东方,皇上耶律贤决定亲自到东京辽阳府举行瑟瑟仪祈雨仪式。

顺便简单把瑟瑟仪的历史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据《辽史礼志一》记载,“瑟瑟”乃祈雨仪式,每逢天旱,便择吉日行“瑟瑟仪式”祈雨。祈雨之前,要先设置“百柱天棚”在“百柱天棚”下祈雨。

举行“瑟瑟仪式”时,皇帝首先祭奠先帝御容,率群臣“射柳”

皇帝“射柳”后,亲王、宰相等人依次各射一次,射中柳树者,可留下标志“柳者”的冠服;不中者,则把自己的冠服留下。

第二天,在“百柱天棚”东南,巫师主持“祭柳”皇帝、皇后祭东方,子弟们“射柳”并按等级赐给物品。三天之后,如果下雨,便赏赐“敌烈麻都”礼官4匹马、4件衣裳;如果依然不下雨,便将礼官浸入水中以示惩处。

再说说辽国皇后的契丹服,祭祀帕,穿络缝红袍,悬玉佩和双同心帕。络缝乌靴。妇女上穿黑、紫、绀诸色直领对襟,或左衽团衫,前长拂地,后长曳地尺余,双垂红黄带,束高髻、双髻或螺髻,面涂黄妆。未出嫁时髡首。

皇后常服有紫金百凤衫,杏黄金缕裙,红凤花靴,梳百宝花髻。辽宁法库叶茂台曾出土辽代棕黄罗绣棉袍,领绣双龙,肩、腹、腰分绣簪花羽人骑凤及桃花鸟蝶纹。女裙多穿于长袍之内。比如这样,如下图:

耶律贤和燕燕决定在东京辽阳府东城门外设置“百柱天棚”举行瑟瑟仪祈雨仪式。

但没想到,就在仪式的第一天,齐王“耶律庵撒哥”联合宁王“耶律只没”和宋王“耶律喜隐”在上京谋反了,皇上听到这个是气愤填膺,当场风疾发作,燕燕对皇上犯风疾的事儿都习惯了,“救驾医疗队”是随时待命,燕燕马上命令救护,又立即命令侍卫亲军随时准备护驾返京,同时飞鸽传书到沈州从耶律斜轸处调集五千兵马与自己会和,一同返回上京剿灭。

那么瑟瑟仪祈雨仪式呢,还是要继续,一定要将仪式完成。燕燕安排完没一会儿,第二个就到了,得到的竟然是宁王“耶律只没”和宋王“耶律喜隐”已将齐王“耶律庵撒哥”伏法擒获,等待皇上皇后回上京处理。

原来齐王耶律庵撒哥预谋在皇上皇后离京祈雨,上京空虚的时候攻入皇宫,获得皇帝的旗鼓和契丹祖先留下的神器,再用旗鼓和神器号令全国,在上京称帝。

齐王首先找到宁王和宋王,许诺高官厚禄,请他们各出二百名家兵一同谋反。宁王和宋王先是应允了下来,暗中商量,认为兵权才是国王的根本,旗鼓和神器虽然重要,但跟兵权比起来又算什么,皇上现在手上有侍卫亲军,沈州又屯兵五万,齐王根本没有胜算,想用旗鼓和神器号令全国,更是齐王的异想天开。

于是他们假意对齐王应允,暗地却皇宫护卫使女里,告诉女里,当夜齐王要偷袭皇宫的计划,就在齐王、宁王和宋王各带二百多名家兵在夜里皇宫城下汇合的时候,宁王和宋王的人突然对齐王的人发起了进攻,就在双方打的不可开交互有死伤的时刻,女里率领人马从皇宫内杀出,里应外合,将齐王生擒。

而负责上京皇宫外围城防的士官一开始以为是齐王他们,立即派人飞报皇上皇后,等擒住齐王后,女里立即又派人将实际情况也飞报过来,所以造成了前后的不一致,皇上耶律贤听到女里送来的后,风疾好了很多,在燕燕的安排下继续完成瑟瑟仪。

而燕燕也飞鸽传书将沈州调集的兵马减为三千人以备不测,仍到这里与自己会和。

仪式的第二天,皇上皇后祭拜了东方,完成了“祭柳”子弟们也完成了“射柳”瑟瑟仪的祈雨仪式基本完成,沈州的三千兵马也到了东京辽阳府。

但领兵的将领令姬冰艳惊讶不已,谁呢?就是南院大王耶律斜轸的义子萧峰,姬冰艳知道里的乔峰就是契丹人,而且乔峰的本名就是萧峰,但没想到真有其人,而且自己还看到了本人,萧峰确实是相貌堂堂,很有英雄气概。

仪式第三天,燕燕他们也不等老天下不下雨了,令萧峰的三千人马为先锋,自己和皇上在侍卫亲军的保护下在后面,启程回上京了。

到了上京,女里、宁王和宋王等已经在皇宫东门外站着等候了,当然齐王和手下都是被五花大绑跪着的。

燕燕命令萧峰将齐王押往弘义殿,女里他们也都跟着,女里、宁王和宋王正想看皇上皇后怎么发落,心里想着会有什么封赏。

等到了弘义殿,皇上皇后坐在龙椅凤椅上,皇上是强坚持,这两天给他折腾够呛,事情完全由燕燕主持,本来依着燕燕,就将齐王耶律庵撒哥定罪之后,立即推出斩首了,但皇上耶律贤顾念亲情,宅心仁厚,认为齐王是皇叔,求燕燕留他一命,于是燕燕削去齐王爵位,将他贬为庶人。

而宁王、宋王和女里以为燕燕会封赏他们,可结果呢,不但没有封赏,得到的竟是燕燕的一顿批评,燕燕首先批评宁王耶律只没和宋王耶律喜隐,说齐王找他们的时候就应该断然拒绝,怎么能假意应允呢,这样做不但助长了齐王的野心,而且还让齐王更加坚定的采取了行动,宁王和宋王不但不应该封赏,而且还有过错。

又批评了女里,说虽然齐王与宁王、宋王他们在皇宫外厮杀起来,但细究起来,这和保卫皇宫有什么关系,不应该轻易打开皇宫大门,万一是齐王与宁王、宋王演的苦肉计呢,到时皇宫失守,岂不悔之晚矣,也一样没有封赏,一样存有过错,燕燕让他们都回去闭门思过。

宁王、宋王和女里回去后都老憋闷了,尤其是女里,认为自己是辅佐耶律贤登上皇位的功臣,这样被燕燕数落,简直是奇耻大辱,回到家后是大发脾气一顿砸东西,就称病不上朝了。

而齐王虽然被贬为了庶民,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手里还有很多奴隶和土地,还可以继续养家兵,在消停了一阵儿之后,他的谋逆之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他开始变得聪明起来,他已经明白了兵权的重要性,自己必须和有兵权的人合作,通过兵变,才能登上权利的巅峰,但这都是后话。

再说燕燕,她知道打个巴掌之后还要给个枣吃,在批评完那三个人之后的第二天,还是给了宁王、宋王和女里他们一个“于越”的虚位,作为对他们平息叛乱的鼓励,但那三个人好像并不领情,女里仍旧称病,在家里还是不时的砸东西。

燕燕知道他们,尤其是女里已经是靠不住了,在回上京的这几天里,她发现萧峰是个人才,为人忠义,很有关公的风采,而且做事非常细心,全然不同于契丹的很多武将,都是大老粗,于是她让副将领着那三千士兵回沈州复职去了,将萧峰留在了上京以作他用。

安排完这些,没过几天,天空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而且一下就是三天,彻底缓解了旱情,耶律贤望着窗外的大雨,内心十分感慨,对身边的燕燕说道:“皇后,真是天助己助者啊,要不是皇后以工代赈,挖渠引水,让灾民开展什么生产自救运动,上天又怎么会下这样的大雨,一下就是三天,完全缓解了旱情。”

燕燕扭头看着耶律贤,微笑着说道:“还是皇上的瑟瑟仪搞得好,皇上体察灾民的疾苦,甚至为此还得了重病,带病坚持将瑟瑟仪祈雨仪式完成,是皇上爱民如子的诚意感动了上天,所以上天才为我大辽降下三天贵如油一般的祥雨。”

耶律贤听完是哈哈大笑起来,说道:“皇后,咱们俩还是不要互相吹捧了,只要大辽的子民过得好,我们自然高兴,只是祸起于萧墙,这次齐王谋反,令我很是寒心,为什么身为贵族亲王的齐王,过着比普通百姓好得多的生活,还是不能满足,为什么我们契丹自建立辽国以来,贵族亲王的叛乱总是此起彼伏,为什么皇权总要在流血中更迭,又为什么非要在流血中巩固,这都是为什么呀!”

耶律贤一连说了几个为什么,情绪有些激动,身体也有些喘息,燕燕连忙抚了抚他的后背,安慰的说道:“那是因为他们总是在追逐至高无上的皇位,总想拥有至高无上的皇权,他们被这世界上最大的利益诱惑着,被总想当老大的心理控制着,在皇权的利益面前,他们忘记了父子兄弟的情谊,全然不顾血浓于水的亲情,他们不知道,其实只有人民才是这世界上最大的财富,只有用科技和智慧让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才是这世界上最大的宝藏。”

“科技?皇后你最近的新词还是真购多啊!难道这也是上天的天神告诉你的?”耶律贤侧面看着燕燕,边说边眨着眼睛。

“那儿有什么天神!”燕燕赶忙解释道:“这些词,其实是我脑海里闪现出的灵感,是时空之光赐予我的礼物。”

“时空之光?你看看,燕燕你又有新词了。”耶律贤调侃的说道。

“皇上说笑了,其实所谓的灵感,只要能让大辽的国力越来越强,大辽的子民越来越富足,才是好灵感。”燕燕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紧接着对皇上说:“对了,皇上,我发现萧峰是个忠义之士,而且做事很细心,像这样德才兼备武艺高强的人,我准备留下重用,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那皇后准备怎么用他?”耶律贤听燕燕说完。

“我准备让他建立一个秘密组织、秘密机构叫‘夷离堇’让他做夷离堇使,掌管这个机构。”燕燕和盘托出。

“夷离堇?”耶律贤稍感疑惑。

“就是一个间谍机构。”燕燕解释道:“但是组建夷离堇还需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耶律贤感兴趣的。

“东瀛倭刀!”燕燕回答道。

“东瀛!倭刀?”耶律贤更加疑惑了。…

之后的两个月,燕燕在求雨成功后,不仅继续安排挖渠引水,还安排一些有条件的地方修建堤坝,将水储蓄起来,为来年的播种做好准备。而建立夷离堇秘密间谍组织机构的想法,来自于姬冰艳和萧燕燕谈过,自己在看《明朝那些事儿》的时候,明朝有一个叫锦衣卫的组织机构很厉害,和东厂、西厂齐名,都是从事特务的工作。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