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木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诡门匠

更新时间:2019-09-10 12:40:44

诡门匠 连载中

诡门匠

来源:幻想书院 作者:天空任鸟飞 分类:灵异 主角:刘肯天邪

主角是刘肯天邪的小说叫《诡门匠》,本小说的作者是天空任鸟飞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深度揭秘那些不能惹的阴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诡门匠 第001章挖坟 免费试读

这是一个关于名字的故事。也是一段关于咒语的故事。

名字是每个人最短的咒语,从出生到死亡都跟随着我们,而我们的命运都受到名字的影响。

无论名字起的多么高大尚,都只是一个普通代号,而咒语给人的印象总是带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就像很多阴阳师整天拿破司南当罗盘瞎逼转悠,嘴里神神叨叨念念有词的背着咒语招摇过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师,鬼都不知道他嘴里念的是什么。

人呐,没什么显摆什么,缺什么吹什么。

胸小的人才会用力去挤沟,胸大的人根本不屑露给别人看。

我写这个故事之前,很多人不建议我写的。但我不想把秘密与精彩和我一起带进棺材里。

回头想想在江湖上混过的这么多年,救过的人屈指可数,却害过很多人。每当似睡非醒时,一只只恶毒恐怖绝望哀怨的眼神在我眼前浮现,我都会从梦中惊醒。

以前一直不明白色既是空空既是色究竟是什么意思,现在平静下来,终于明白了。

谁对谁错,谁正谁邪,又有谁能够说的清楚?

如果有,就留给后人评说吧。

我家住在一个偏远山村,爷爷开了家殡葬店,闲时也帮人看选坟地刻墓碑,但偏远地区的经济收入很低,也挣不到多少钱。

我爸是个高材生,考上了当时非常的中专,毕业后在工厂里做了领导。

天有不测风云,一次意外,我爸,命虽保住,却失去一只胳臂,因为,我爸快到三十岁了都没娶上个老婆。

这在农村会被人看不起。

后来我爸从半路上捡来一个弱智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我妈。

我的出生给家里带来了欢乐,我爸见我是个男孩想给我取个高大尚的名字。可我爷爷却给我取了“墨天邪”这个名字。

天邪!

我爸死活不同意,哪有给自己孩子起名带邪的。

可我爷爷脾气倔,我爸宁不过他,他还威胁我爸说如果我不叫这个名字,恐怕养不活。

我爸勉强同意。

从此“天邪”这样的怪异名字阴魂不散的伴随着我。

墨是与生俱来的任务,天是我名字的咒语,邪是我将来的糊口的职业。

我的一生,就被这三个字定格下来。

在我初中快毕业时,我妈又生了一对龙观胎,这对龙凤胎使我家陷入了绝境。他们和我妈一样,都是天生的弱智。

我爸心灰决意冷,看不到未来,整日酗酒,终于酒后摔伤了脑袋,疯掉了。

而我妈疯疯癫癫的也失踪了,但她毕竟是我妈,我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也许她被另外一个娶不上老婆的男人捡走了吧。

爷爷身体不好,还要照顾弱智的弟弟妹妹,初中毕业,我就回家帮着爷爷打理着殡葬店。

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了二零零八年。

那一年我二十多岁了,到了结婚的年龄,可我和我爸一样也露出了娶不上老婆的苗头,而爷爷病情加重,在医院里住了二十多天花光家里二十多年的积蓄,有没有钱只有去了医院才知道。

家里一贫如洗,体弱多病的爷爷,时疯时不疯的父亲,外加两个弱智的弟弟妹妹,这样的家庭除非哪个姑娘发作或者中邪了才会嫁给我。

无奈之下,我来到村长的家。

村长家的二儿子在城里是个包工头。

我听说在城里搬砖一个月也能挣个六七千块钱。

我自然千恩万谢。

匆匆收拾了行李,告别了爷爷,便踏上开往城里的公交车。

临走走,爷爷欲言又止,眼睛露出一种不可琢磨的眼神,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我问爷爷还有什么事情要嘱咐,但爷爷摇头没说。

到了工地我才知道,要清理的居然是一大片坟地。

活儿的内容简单,就是把无人认领的荒坟挖开,捡起棺材里的尸骨,装上袋子做上编号,送到专门的地方存放。

至于墓碑,那些比较完整的墓碑会装上车,送到附近的碎石厂里粉碎,加工成建筑材料进行一次利用。

不是我吓唬大家,也许你走的楼梯就是用墓碑做成的。

那些无法利用的墓碑,会有碎石机直接粉碎在土里。

因为工期紧,我们吃住都要坟地里,晚上还要加班。

工头对我说这个工作其实也没什么,就要胆子大。

我从小跟爷爷做死人的生意,火葬土葬迁坟挖坟我都干过,并不是多害怕。

工头很满意,先给了五百块钱的生活费。

坟场里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大树,树枝张牙舞爪的向四周伸展着,尤其是晚上,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因为别的,总感觉阴冷阴冷的,有时候无意中一抬头,似乎有一只恶毒的眼睛在坟场黑暗的尽头无声地凝视着你。

胆子小的,确实干不了这个活。

在这里干活的,大多是家庭贫苦之流,年龄也比较大,这些人中只有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小伙,他叫刘肯,网络游戏的受害者,天天想着在游戏里挣大钱,因为没钱投资,所以才这个活儿。

刘肯胆子非常小,白天还行,晚上下坑捡骨头打死也不敢,所以晚上干活都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搭伙,他来挖坟我来捡骨。

两天之后,我们便熟悉起来。

刘肯一边干活一边跟我说起了挖坟的禁忌,这些我当然知道,但我不想说,我要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休息的时候,刘肯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邪哥,晚上干活的时候,千万不能拍人肩膀,也不能从背后叫人的名字。”

这点我倒是知道。

爷爷跟我说过,人身上有三把火,头上一把,两边的肩膀各一把,阳气十足,有这三把火亮着,阴邪之气近不了身。

如果人拍你肩膀,很可能把火给拍灭了,阳气不足,可就要倒霉了。

晚上从背后叫你名字的人,也许是鬼叫你的,只要你答应,鬼就进了你的身。

我笑笑说:“这我知道。”

刘肯点点头,接着说:“晚上想要去厕所千万不能随便解,这里有专门的厕所。我想这点你也知道,如果解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上面,恐怕不会有好果子吃。”

我又点点头。

刘肯说完,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小声对我说:“晚上干完活洗漱的时候千万不能照镜子。”

这些我都清楚,也没放在心上,同时也装出一脸严肃的样子对刘肯说:“我也告诉你一条,非常非常重要的一条,捡骨的时候千万不能站在棺材的北面。”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重生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